Josef Albers色彩論 牽動時尚幾何美學邏輯
Josef Albers Expands the Imagination of Color Using


Josef Albers終其一生以教育學者角度,教導大家對色塊矩形的邏輯應用。

Josef Albers終其一生以教育學者角度,教導大家對色塊矩形的邏輯應用。

»» 今年秋冬伸展台不約而同對幾何抽象產生共鳴,回推藝術與建築史對幾何抽象之熱愛,蒙德里安的三原色、至上主義的Kazimir Malevich等堪稱佼佼者,他們純粹利用色塊拼接概念,反過來影響時尚表現。而在這幾何抽象藝術境界裡,尚不可忽略Josef Albers,他從教育深耕,身兼畫家、建築師、教育者多重角色,影響包浩斯主義、幾何抽象學甚至歐普藝術,Josef Albers的色彩理論更獲得時尚人點頭讚賞。

Josef Albers創作多元,不僅擅長藝術繪作,對建築空間和家具設計也有一手,從中可見其對色彩塊狀的執著。

Josef Albers創作多元,不僅擅長藝術繪作,對建築空間和家具設計也有一手,從中可見其對色彩塊狀的執著。

外界常以方形人(Square Man)來稱呼Josef Albers,主要是他在1950年代到他過世前,極力繪製「向方形致敬」系列創作(Homage to the Square),利用單純的正方矩形逐漸向內縮減邊框,並透過顏色漸層或其他色彩處理,營造出平面紋路上的立體錯覺,而這也是Josef Albers影響後世鉅深的色彩理論。仔細窺探Josef Albers背景,出生德國博特一個羅普羅馬天主教家庭,從小志願就是當老師,也如本人所願,在柏林Westphalian小小教書,慢慢取得認證,致力美術教學,自己亦開始藝術創作,玩起拓版印刷(lithography)。

有「方形人」稱號的Josef Albers,傾力教育世界。

有「方形人」稱號的Josef Albers,傾力教育世界。

1920年代算是Josef Albers的再進修時期,當時包浩斯設計正在興頭,號召各方菁英加入,在德國威瑪成立包浩斯學院,創辦人Walter Gropius集結了許多藝術家,讓學生藉由木工、陶瓷、玻璃和攝影商業等多元領域學習藝術和理論並行的種種可能,Josef Albers便是在這考量下進入包浩斯學院讓自己進化升級。包浩斯裡的工坊都安排兩位老師藝術家指導,一為造形,一為講解應用藝術,最初Josef Albers研修的是玻璃工藝,於是在Johannes Itten理念方針調教下,慢慢地充實自己學理不足之處,直到1923年Johannes Itten離開包浩斯,才接掌教鞭,又開始了教師生涯,教導新生基礎課程,時隔3年,學校從威瑪搬到德紹,Josef Albers也從基礎課上到進修班。

在包浩斯學校期間的玻璃工藝創作,已經見識到Josef Albers的色塊幾何概念。

在包浩斯學校期間的玻璃工藝創作,已經見識到Josef Albers的色塊幾何概念。

然而納粹興起,對包浩斯造成不小衝擊,學校被迫關校,Josef Albers和在包浩斯認識的太太Anni Albers順勢搬到北加州,於黑山學院(Black Mountain College)持續他的教學生涯。黑山學院可蔚為美國創造前衛藝術的聖地,雖然1957年結束營運,但其間培育出的藝術家都對後世影響極大,而話說Josef Albers受包浩斯學校訓練,整合了建築、工匠和純藝術知識,讓他在黑山教學方式獨樹一格,使學生受益良多,從中認識到歐洲現代藝術概念。Josef Albers邊教書過程中,自己也埋頭致力當時在包浩斯習得的玻璃藝術繪製,1949年離開黑山轉任耶魯大學設計系主任,藝術家Richard Anuszkiewicz和Eva Hesse都是他在耶魯時教出的學生,這時間也正好是Josef Albers「向方形致敬」系列畫作萌生期,探討在不斷重複的矩形框架下,色彩所造就的光影效應。

Josef Albers(左圖左)與太太Anni Albers(左圖右)自包浩斯關校後,搬至美國北加州居住,自1950年代開始嘗試「向方形致敬」系列畫作(右圖)。

Josef Albers(左圖左)與太太Anni Albers(左圖右)自包浩斯關校後,搬至美國北加州居住,自1950年代開始嘗試「向方形致敬」系列畫作(右圖)。

熱愛教學的Josef Albers儘管到了70歲退休年齡,仍然對教育和創作持有熱誠,四處客座教書,不過Josef Albers反倒在建築設計創作大躍進;1958年自耶魯大學退休後,欣然接受前包浩斯恩師Walter Gropius邀請,為哈佛大學新的研究生中心Graduate Center設計空間,1961年又在紐約Time-Life Building接待中心入口以卡拉拉玻璃設計Two Portals壁畫,1963年則在大都會保險公司大廈(Pan Am Building)留下名為Manhattan的大型壁飾雕塑,這些只是Josef Albers建築遺作的冰山一角,但從這些作品即可強烈感受到Josef Albers對幾何抽象念念不忘,諸多以方正矩形交錯堆疊。

Josef Albers為紐約大都會保險公司大廈設計的Manhattan壁飾畫作,充滿幾何概論。

Josef Albers為紐約大都會保險公司大廈設計的Manhattan壁飾畫作,充滿幾何概論。

對世人來說,Josef Albers退休後所著的《色彩的交互作用》(Interaction of Color),更是畢生衝擊所在,堪稱是一代藝術教育學者的精華所在,徹底呈現Josef Albers色彩論點,剖析顏色如何被內隱因素和引誘式邏輯排列組合,說白點,就是要教你如何利用顏色來變化創作的種種可能。但Josef Albers依舊展露學者態度解釋他雖然是教美術的,但並沒有要教人怎麼作畫,用什麼顏色才恰當,他所教授的是美術的哲學概論,談技巧是個大擔子,自己所能之事莫過於督促大家學會去領悟體驗。儘管如此,原書初稿整理了Josef Albers色彩論點扼要說明,還配上圖文註解,去年正好是《色彩的交互作用》問世50周年,耶魯大學為特別紀念Josef Albers推出app版,不僅將原著轉作電子版,還增加許多互動模式,好比歸類多樣色塊組合基模,可邊對照Josef Albers觀點,邊實際操作色彩的邏輯變化。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