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ring不認帳? Hedi Slimane告到底求償
Hedi Slimane on Suing Kering


設計師Hedi Slimane(左)槓上前東家Kering。

設計師Hedi Slimane(左)槓上前東家Kering。

»»巴黎正在舉辦2017春夏男裝周,只要設計師稍有變動,品牌隨即在時裝周發表期間,成為眾人目光所在。Saint Laurent今年4月和設計師Hedi Slimane說掰掰後,便宣布由Anthony Vaccarello接任,正當大家滿心期待能否在此時見到Anthony Vaccarello精湛創作,前設計師Hedi Slimane從原本低調變高調,跟Kering集團槓上,為了當初簽下的競業條款,要求按約定拿到既有補償。Anthony Vaccarello幫Saint Laurent首次設計的時裝秀還沒出場,已經被前設計師Hedi Slimane攪局一番。別人是巴不得趕快擺脫競業條款,好趕緊飛奔下個錦秀前程,但Hedi Slimane卻希望照著約束走,有些令人詫異。話說4年前(2012年3月)雙方簽訂合約時,跟其他設計師沒兩樣,勞資雙方會簽署競業條款,受雇者解除勞務後,為避免前雇主利益受損,會希望離職者在明定時間內不得到同性質企業工作,相對在雙方協議下,可提供離職者一定保障,如補償性給付。

Anthony Vaccarello正為他首次替Saint Laurent打造的新系列,埋首創作,卻被Hedi Slimane控告一案,攪亂春水。

Anthony Vaccarello正為他首次替Saint Laurent打造的新系列,埋首創作,卻被Hedi Slimane控告一案,攪亂春水。

對設計師而言,宣布到下一個品牌「上班」,有時常常聽到耳語,卻又得等到一段曖昧時間,才來個點頭承認,中間多少和競業條款有關,甚者為了正式簽署合約,總有過渡期。據法院消息透露,Kering當初就為確保設計師離職後,不會先到另家品牌當「地下」設計師,才和Hedi Slimane簽訂至少1年的競業條款。照理,Kering在條款時間內,會支付Hedi Slimane補償性津貼,但如今設計師大動作提告,相對也反映Kering並未乖乖付錢,更意有所指Hedi Slimane目前沒有到其他品牌打算,否則怎會為補償津貼提起訴訟,而非要求解除競業條款束縛。

Saint Laurent 2016秋冬系列是Hedi Slimane在Saint Laurent的最後一場秀。

Saint Laurent 2016秋冬系列是Hedi Slimane在Saint Laurent的最後一場秀。

外界謠言滿天飛,Hollywood Reporter還略酸指出Hedi Slimane跟Kering要錢的幾大理由,其中包含他滿心專注名人攝影事業,為了買10月Oldchella音樂祭的票,還有為了創自己的同名品牌,非常需要金援。我對最後一項自創品牌理由投贊成票,如果Hedi不像外界所說是要去Chanel,那麼自立門戶機率頗高。

Hedi Slimane替Saint Laurent帶來不少新改革,像是Music Project,邀請音樂名人拍攝形象照,成為吸睛利器。

Hedi Slimane替Saint Laurent帶來不少新改革,像是Music Project,邀請音樂名人拍攝形象照,成為吸睛利器。

只是Kering未履行合約,似乎有耍賴嫌疑,在Saint Laurent的IG狠刪Hedi Slimane所有相關資料不打緊,更打算讓競業條款合約失效,歡迎Hedi趕緊投懷送抱。至於Kering到底要付多少津貼給設計師,我想讓集團寧打官司不給錢,諒必有一可觀數字。說穿了,設計師也是勞方,他們受雇於人,也是會有勞資糾紛的。««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