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ey Wixson 跌跌撞撞的名模之路
Beauty Icon: Lindsey Wixson


在伸展台上跌倒對Lindsey Wixson而言,是職業生涯一大打擊。

在伸展台上跌倒對Lindsey Wixson而言,是職業生涯一大打擊。

»»對於模特兒而言,在伸展台上跌倒,絕對是對專業的打擊,也是極度窘困的經驗。雖說Naomi Campbell在1993年為Vivienne westwood走秀時的一跌,讓當時讓當時已頗具知名度的黑珍珠聲名大噪,但任誰都不想在眾目睽睽下出糗。但倒楣事就發生在Lindsey Wixson身上,2011年Naomi Campbell為日本311地震主辦的慈善時尚秀上,身穿Vivienne Westwood禮服的Lindsey就這麼在伸展台上連四摔,與地震主題對比,真是諷刺到了極點。「走秀片段還上了You Tube,那真是大打擊。」「如果你是個模特兒,你應該知道怎麼走路不是嗎?」Lindsey苦笑的說。

2012年Versace春夏女裝秀,身穿及地貼身禮服的Lindsey Wixson,又一次駕馭不了腳上6英吋高跟鞋而跌倒,這一摔可不像先前可以一笑而過,Lindsey摔傷了膝蓋與腳踝,被迫取消之後的米蘭走秀行程。接踵而來的巴黎時裝週,Lindsey必須帶傷為Nica Ricci、Chanel、Yves Saint Laurent、Sonia Rykiel與Jean Paul Gaultier等品牌走秀,而平底鞋對這些品牌似乎是洪水猛獸,就連以靴子作為造型的Miu Miu,其鞋跟也有3英吋,實在是一大折磨。而這並不是Lindsey第一次因為「職業傷害」而受苦,為Viktor & Rolf 2011年秋冬設計走秀時,因舞台效果必須全臉塗紅,讓皮膚起了嚴重過敏反應,不得不中斷巴黎時裝週的工作,現在她必須使用自己的潤膚霜與隔離乳,讓敏感的皮膚盡量受到保護。

Lindsey Wixson為品牌走秀,意外的造成職業傷害。(由左至右:Viktor & Rolf 2011秋冬女裝、Versace 2012春夏女裝、Miu Miu2012春夏女裝)

Lindsey Wixson為品牌走秀,意外的造成職業傷害。(由左至右:Viktor & Rolf 2011秋冬女裝、Versace 2012春夏女裝、Miu Miu2012春夏女裝)

現年不過18歲的Lindsey Wixson可是有很漂亮的履歷,為<VOGUE>、<i-D>、<Pop>、<Muse>等時尚雜誌拍攝專題;為Miu Miu、Mulberry、Jill Stuart Beauty等品牌拍攝廣告;2012秋冬時裝週走了超過30場秀,包含Prada、Chanel、Dior等大牌,連Versace也盡釋前嫌請她詮釋秋冬設計,魅力實在嚇人。

Lindsey Wixson為時尚雜誌拍攝封面。(2011年11月號韓版<W>、2011年10月號<MUSE>、2011年早秋刊<i-D>)

Lindsey Wixson為時尚雜誌拍攝封面。(2011年11月號韓版<W>、2011年10月號<MUSE>、2011年早秋刊<i-D>)

1994年出生於美國堪薩斯州的城市Wichita,12歲的Lindsey Wixson身高就達178公分,讓周圍人經常建議該以模特兒當職業。同時,受到雜誌<Reader’s Digest>影響,一篇講述百萬富翁如何把握機會以達成就的文章,讓Lindsey與家人自12歲時便積極的尋求簽約機會,一直到2009年,15歲的Lindsey才正式踏入模特兒行業,與洛杉磯Vision模特兒經紀公司簽約。Lindsey第一次為義大利版<VOGUE>工作,是因攝影師Steven Meisel看見她在Models.com上的影片,而主動連絡經紀公司。在攝影大師加持下,時尚圈開始注意到Lindsey,對她嘟嘟的櫻桃小嘴、可愛的雙下巴以及遺傳自父親的門牙縫印象深刻,漸漸愛上她獨特的氣質與長相,進而有現在的成就。

櫻桃小嘴、雙下巴以及時尚的門牙縫是Lindsey Wixson最為人印象深刻的長相特徵。

櫻桃小嘴、雙下巴以及時尚的門牙縫是Lindsey Wixson最為人印象深刻的長相特徵。

Lindsey的特殊長相與顯眼身高,對時尚圈而言是一大恩賜,但對青春期學童而言,就完全不是這麼回事了。求學期間經常受到女同學的霸凌,取笑她的牙縫是「停車格」。參加高中舞會時,Jason Wu特別為她量身設計了禮服,得知消息的家人還興奮的表示:「Jason Wu是最好的!」同時對於一個17歲堪薩斯女孩來說,這是多大的榮耀。但實際過程卻不如電影,Lindsey沒被眾星拱月般對待,反倒被同學朝身上丟甜食,被迫提早離席。萬幸的是,Lindsey依舊樂觀:「我想那是我必須體驗的過程。」

Lindsey Wixson(左)與 Daphne Groeneveld (右)於秀場後台展現姐妹情誼,可回歸校園,她卻是同學霸凌的對象。

Lindsey Wixson(左)與 Daphne Groeneveld (右)於秀場後台展現姐妹情誼,可回歸校園,她卻是同學霸凌的對象。

現在Lindsey全心全意的投入工作,但現階段不再需要思考如何接下更多的秀,有更多的曝光,反而開始工作減量,因為每場秀進行前,總需耗費約3小時的妝髮與排演,若是行程滿檔,伴隨而來的體能消耗與壓力是超乎想像的。加上誇張的伸展台造型對模特兒的髮質與皮膚都非常傷,「如果我的頭髮狀況達不到廣告與影像專題的需求,那顯然最後出來的成果絕好不到哪去。」因此Lindsey決定將走秀工作壓低到一天最多兩場。同時,Lindsey還必須強迫自己在秀與秀之間,補充適量的有機食物與水果,非常理性的維持自己模特兒生命。

Versace Vanitas Fragrance 2010秋冬形象廣告。

Versace Vanitas Fragrance 2010秋冬形象廣告。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