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ympia Scarry 富二代投身藝術求轉型
Beauty Icon : Olympia Scarry


Olympia Scarry(左2)以富二代身分,為<Vanity Fair>拍攝專題。

Olympia Scarry(左2)以富二代身分,為<Vanity Fair>拍攝專題。

»»與眾不同的美貌與富裕家庭背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Olympia Scarry擁有眾人羨慕的一切。如同其他豪門千金,Olympia Scarry的成名路從時尚派對開始,媒體關注的焦點,往往是她紙醉金迷的生活,以及揮金如土的時尚購物經驗。但其實內心的藝術世界才是她嚮往的國度,透過創作,她不僅重新認識自我,也讓人對她的形象徹底改觀。

於日內瓦出生,而後隨著家人四處遷徙,從阿爾卑斯山、巴黎、威尼斯到倫敦,如同游牧民族一般,最近則決定與作家男友Neville Wakefield定居紐約。29歲的Olympia Scarry有個美國知名童書畫家爺爺Richard Scarry,其一生出版了超過300本的童書著作,著名的作品<Busy,Busy World>還被翻譯成54種語言於全球販售。父親Richard Scarry,Jr.則繼承了童書事業衣缽,因此在Olympia Scarry記憶中,爺爺與父親總是不停的在作畫,她們的生活也常成為童書創作的題材,讓繪畫成了她最密不可分的童年記憶。

在經歷數年居無定所的流浪生活後,Olympia Scarry(左)現與男友Neville Wakefield(右)一同定居紐約。

在經歷數年居無定所的流浪生活後,Olympia Scarry(左)現與男友Neville Wakefield(右)一同定居紐約。

高中時代她就讀紐約聖心女中(Convent of the Sacred Heart),Lady Gaga是她的校友,Paris Hiltonr更是她同窗兼閨中密友。當時她居住的房間正對者Barney’s百貨的7樓,放學後的血拼就變成了日常消遣,如同美國影集「花邊教主」(Gossip Girl)劇情於真實生活上演。而更具戲劇性的,她與整整大出她20歲的著名音樂人Nellee Hooper之間的戀情。交往的2年期間,幾乎每個頂級時尚派對都會出現她的身影,也開始玩票性的擔任起模特兒,為雜誌<Vanity Fair>拍攝專題以及為珠寶品牌Chatila拍攝形象廣告。而正當所有人將之與Paris Hilton歸為一類,認為她不過爾爾時,Olympia Scarry卻突然失了蹤跡,再出現公眾眼前,已是小有聲譽的裝置藝術家。

Olympia Scarry(左)為珠寶品牌Chatila拍攝形象廣告。

Olympia Scarry(左)為珠寶品牌Chatila拍攝形象廣告。

曾與美國著名的錄像與裝置藝術家Matthew Barney共事的經驗,讓她學習到材質、尺寸之於藝術作品的重要性。在甜美嬌弱外表下,讓人意外的是Olympia Scarry的作品中,經常可見電纜、馬達、螢光燈等重工業元素,做為她探討女性議題的媒介。大學畢業於倫敦的The American University,取得美術與心理學雙學位,如此知識背景讓她作品內容總脫離不了人類複雜的心理。她的首個雕塑作品:「Le Vanitaas: La Belle et L’Obsession」將四方形空間中鑲滿了鏡子,其中懸吊著樹脂塑成的黑色胸罩。觀者從不同角度看去,不僅能窺見內衣因鏡子反射呈現出無窮延伸的影像,還能於其中看見自己,表達了女性每日從鏡中審視外貌時所承受的壓力狀態。

左:作品「Le Vanitaas: La Belle et L’Obsession」。右:「The Lady Has Arrived 2011」。

左:作品「Le Vanitaas: La Belle et L’Obsession」。右:「The Lady Has Arrived 2011」。

2011年為上海Lady Dior藝術展創作的作品「The Lady Has Arrived 2011」,讓Lady Dior包外型的玻璃雕塑呈現出爆炸後的凝結,並以慣用的對比手法:玻璃材質的防護與爆炸的侵略、看似輕巧實質沉重等特質,表達女性的潛在力量。同年還受邀參加威尼斯雙年展(Venice Biennale),在名為「Commercial Break」的項目中,展出了「打哈欠」的影像裝置,錄製自己打哈欠的過程然後以慢動作呈現。有趣的是當人們觀看這件作品時,大多會不自主的跟著打哈欠,讓作品與觀者之間有了巧妙的聯結互動。

Olympia Scarry於2011年威尼斯雙年展展出的錄像作品「Commercial Break」。

Olympia Scarry於2011年威尼斯雙年展展出的錄像作品「Commercial Break」。

儘管近年重心全放在藝術創作,行事風格較幾年前低調許多,但Olympia Scarry與時尚圈依舊關係緊密。除了受Carine Roitfeld之邀,以一身Haider Ackermann女裝為Barneys拍攝形象廣告,還現身Dior、Giambattista Valli 2012秋冬高級訂製服發表會前排,並出席了多場重要時尚晚宴。乍看之下與幾年前的放浪生活並無不同,但從派對動物到新銳藝術家,她的藝術成就改變了大家對她的看法。雖然富裕的背景讓她跨足藝術創作容易許多,但千金身分也讓形象的扭轉難上一倍,若非Olympia Scarry的才華與努力是有目共睹,想必她也只會是時間洪流下被世人遺忘的某某吧。««

新銳藝術家Olympia Scarry偏愛中性、幹練的服裝風格。

新銳藝術家Olympia Scarry偏愛中性、幹練的服裝風格。

 


Olympia Scarry小檔案
1983年出生
網站:http://olympiascarry.com/index.html
1983
年於日內瓦出生,2007年取得美術與心理學學士學位。2008年於義大利米蘭舉辦個展「Go For It,CONDUITS」。2011年受邀為以Lady Dior包為題,參加上海Lady Dior藝術展,同年參與威尼斯雙年展,展出作品「Commercial Break」。


»»While the media is always after the lavish lifestyle of Olympia Scarry, she is slowly starting to adopt a more artistic lifestyle, one that better fits the name of a Scarry.

Being the grand-daughter of illustrator Richard Scarry, Olympia was one of the lucky few. Having spent her teen years living a life of “Gossip Girls”, storming every fashion party with music producer Nelle Hooper, as well as appearing on Vanity Fair and jewelry label Chatila as an it girl, she quietly transformed herself into an installation artists with a small following.

With a BFA of Psychology degree from The American University in London, as well as mentorship with artist Matthew Barney, Olympia Scarry has turned quite a few heads with her intense imagery, which successfully won over Dior as well as the Venice Biennale.««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