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isley變形蟲花草 流行永不褪燒
The Paisley's Everlasting Charm


時裝周街拍,又再次見證Paisley圖騰魅力。

時裝周街拍,又再次見證Paisley圖騰魅力。

»»水滴般的輪廓造型,漫佈著自然花草圖案組合,這是Paisley圖騰魅力所在。有人稱它做佩茲利圖騰,也有人管它叫變形蟲又或是腰果花、渦漩紋圖騰,而背後所灌養的文化更是交雜著東西方精髓,跨越了蒙古、波斯帝國與印度文明,甚至是久遠的巴比倫帝國,再輾轉於西歐歷史裡重新脫胎換骨。2015春夏嬉皮波希米亞風情當道,60、70年代時尚輪廓最為明顯,相對讓Paisley圖樣於伸展台活躍起來,然而它老早在18、19世紀掀起流行,時不時給予當代設計師新創意靈光。

上世紀60年代讓Paisley圖樣風光一時。

上世紀60年代讓Paisley圖樣風光一時。

Paisley花紋最早被發現於北印度喀什米爾地區的披肩(Kashmir Shawl)花樣,由於喀什米爾所處地理位置鄰近中國、中東與印度,故在設計上深受鄰近國家文化影響,不過最初的Paisley並非像現在的水滴圓錐狀。在大英博物館珍藏文物中,約莫西元1680年印度戈爾康達王朝(kingdom of Golconda)君王領導者Abdullah Qutb-Shah所著披肩,被認定極有可能是早期的Paisley花樣,單純編織描繪植物生長樣貌,這類的披肩織品隨著貿易經由土耳其和其他管道,輾轉流行到歐陸,一直到1800年後才有水滴渦漩狀設計誕生。

一說印度戈爾康達王朝君王Abdullah Qutb-Shah,其所披掛的披肩圖騰與早期Paisley花紋有莫大關聯。

一說印度戈爾康達王朝君王Abdullah Qutb-Shah,其所披掛的披肩圖騰與早期Paisley花紋有莫大關聯。

對水滴錐狀型態的出現,有好幾個流派理論考究典故,若根據英國格拉斯佩茲利博物館(Paisley Museum)版本,該輪廓與古老巴比倫文明有關,起因於巴比倫人賴以維生的棗耶樹。其所結的果實可提供人類飲食需求,其植物纖維還能演變成服裝織料甚至製作成日用品,因此棗耶樹還有個生命之樹的稱號,經過抽象描繪,水滴型態Paisley花紋於焉誕生。若從印度婆羅門教神祇畫像到現在的紋路演變,加以觀察,其實你會發現Paisley圖紋是經過周自然主義的精神與好幾百年遭文化經濟與政治因素影響沉澱而來,所以它有著異國情調面紗,並不全屬於某個國家或王朝文物。

Paisley如水滴渦漩般的花紋並非一開始就是這樣,最初是模擬花草形象,隨著各方文化渲染,才有現今輪廓。

Paisley如水滴渦漩般的花紋並非一開始就是這樣,最初是模擬花草形象,隨著各方文化渲染,才有現今輪廓。

西方歐陸對Paisley花紋之著迷,有大半原因是受到當時殖民擴展霸權影響,好比17、18世紀不列顛東印度公司,透過經濟貿易手段將當地資源運輸回母國,同時也將摻入Paisley圖騰的喀什米爾披肩帶回,使得這類織品在王公貴族間廣為流傳,把它當作流行尖端象徵。有趣的是正統的披肩原料取自在地羊毛,屬厚重面料,好強化保暖機能,且運用斜紋錦織編織技術,顏色也沒有太多花色選擇,可歐陸若想原汁生產,光素材方面恐成問題,所以才慢慢演變成絲綢混紡羊絨,同時也降低了製作成本。另外Paisley花紋披肩市場可說是供不應求,海上貿易強權王國如英國、荷蘭等無不全投入生產製作,然而就原製作方法是單一編織大尺寸布品,但效率明顯無法改善供需鏈,直至18世紀末,後起直追的英國紡織產業有了新主意,在愛丁堡和諾理奇等地實驗性找來一群紡織工人各自編織然後再加以組合,改變了原本作業型態。

19世紀的服裝最常見到仕女身上定會披掛一條織有Paisley花紋的披肩。

19世紀的服裝最常見到仕女身上定會披掛一條織有Paisley花紋的披肩。

一直到1812年,蘇格蘭的佩茲利(Paisley)紡織業改變混紡方式,並讓原披肩織品花色從單純雙色進化到多種顏色選擇,同時隨著紡織機器革新,引進大型緹花織機(Jacquard loom),利用壓印取代傳統編織花紋作法,使得充滿異國情調的喀什米爾披肩花樣變化更大,相對讓Paisley花紋設計更為豐富,而且Paisley圖騰已從原來的披肩設計渲染到服裝細節,甚至成為室內設計重要元素。也因為蘇格蘭佩茲利改變了最初的設計面貌,導致整個織品發展歷史多將Paisley花紋看成英國紡織工業精華特色之一。

Paisley花紋透過緹花壓印,讓布料有了各種繁複瑰麗設計圖樣。

Paisley花紋透過緹花壓印,讓布料有了各種繁複瑰麗設計圖樣。

就時尚來說,新古典主義對Paisley花紋相當推崇,由上層階級流行至平民百姓,好比在當時薄得要命的絲綢裙裝款式定有渦漩狀花草Paisley圖騰裝飾,我們從法國古典歷史學家兼藝術家Antoine Jean Gros於1809年繪製的約瑟芬王后的畫像,即可窺探一二。而維多利亞女王時期的畫家沙隆(Alfred Edward Chalon),在他1812年畫作「Mother with Two Children」中,小女孩身上披掛的披肩即可看到Paisley水滴渦漩狀紋路的出現;法國畫家Auguste Toulmouche的1866年作品「The Reluctant Bride」與英國畫家Thomas P Hall於1850年的無題創作,兩兩道出當代19世紀女性將織有Paisley花紋披肩視為穿搭潮流,花色紋路顯然漸形複雜,從初期側邊裝飾到整面紋路延伸。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