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ippe Halsman影像一瞬間 暗房下的超現實藝術
Phillippe Halsman and His Surreal Photography


Philippe Halsman的時尚跳躍攝影學,可是讓許多名人甘願為他而跳。

Philippe Halsman的時尚跳躍攝影學,可是讓許多名人甘願為他而跳。

»»藝術與時尚的交流很廣,可以是某個流風影響創作,也能是某一人稱帶來的撼動。發跡法國巴黎,最後選擇到美國發展的攝影師Philippe Halsman,有過高知名度,亦曾從高端掉落人間從頭來過,他鏡頭下捕捉到名人魅力倩影同時,還大膽地要這些德高望眾的人為他而跳,福特汽車的Edsel Ford夫人就曾質疑要她穿高跟跳起來拍照是否是玩笑話。然而這一跳,讓名人散發自然特質,飽受讀者喜愛,這一跳讓許多A咖如奧黛麗赫本等,甘之如飴為他跳,造就Philippe Halsman跳躍大師美名。最要緊的是他與超現實主義藝術家交好,和達利共同完成系列影像,至今仍為時尚攝影參考圭臬,甚至幫大文豪尚考克多譜出的千手影像,至今都叫好又叫座。

攝影師Philippe Halsman與超現實藝術家達利兩人曾合作過系列影像,對後代時尚創作造成偌大影響。

攝影師Philippe Halsman與超現實藝術家達利兩人曾合作過系列影像,對後代時尚創作造成偌大影響。

藝術家的人生總充滿起伏劇情,出生於拉脫維亞首都里加(Riga)的Philippe Halsman,家庭堪稱幸福美滿,爸爸是牙醫,母親是教師,因Philippe出生後,才當起全職母親,又有個差距幾歲的小妹,4人小家庭常得閒到歐洲旅遊度假。旅遊能拓展一人視野,逐漸令Philippe增廣見聞。父母總希望自己的兒女學業、事業有成,家長觀念總以為學醫比較好,身為長子的Philippe自然背負著這樣的命運,然而他最想唸的是機械。話說他15歲時,無意間在家中閣樓翻找到父親曾買來當興趣培養的相機,燃起他小小好奇心,同時用自己的零用錢購買描述影像成形的書籍,自行利用鏡片DIY影像,妹妹就成了他鏡頭框架裡的最佳女主角,開始對拍攝有興趣,一有零錢,即拿去購買相關書籍與攝影零件,他也成了家人的專屬攝影師。

攝影師Philippe Halsman的人生志願裡,並沒有將攝影放在第一位,是到了巴黎,才毅然放棄理工科,轉學影像創作。

攝影師Philippe Halsman的人生志願裡,並沒有將攝影放在第一位,是到了巴黎,才毅然放棄理工科,轉學影像創作。

終於到了抉擇人生的關鍵時刻,醫學還是機械;Philippe Halsman最後違背了父親希望,跑到德國德勒斯登(Dresden)唸機械,但讀理工科系卻榨乾他,儘管考試all pass,比起同班同學,竟連個錶或汽車都不會組裝,最能勾起他熱情與興趣的,卻是文學和藝術。當妹妹來到巴黎攻讀藝術,和當地人結婚那一年,Philippe Halsman才驚覺自己選的理工路是錯的,輾轉到最後,放棄即將到手的學位,終於下定決心要當攝影師。

Philippe Halsman一家人本在巴黎過著幸福生活,後來因二次世界大戰關係,遷移到美國發展,圖為全家福照。

Philippe Halsman一家人本在巴黎過著幸福生活,後來因二次世界大戰關係,遷移到美國發展,圖為全家福照。

Halsman回憶自己的攝影路,他說他應該是老師口中頭痛的學生,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相當堅持己見。跑到巴黎學攝影,和其他年輕學子一樣住在左岸小公寓裡,每天花時間鑽研光線,研究同樣的光線在不同角度環境下,究竟能攝出何種效果,Halsman埋頭苦研不嫌累,甚至暗房沖洗技術,Halsman全程包辦到底,慢慢地以人物拍攝走出自己風格。為法國作家Andre Gide拍攝人像照時,嘗試利用自己的理工背景與對光線的研究,藉由玻璃透鏡折射影像效果,深得Andre Gide喜愛,這一拍,讓Halsman更得心應手,於是名氣逐漸在1930年代藝術人文薈萃的巴黎散播開來,不少作家、演員紛紛找上門,<Vogue>等雜誌也邀約不斷,甚至還舉辦個人攝影salon展。

替<Life>雜誌拍照,算是Philippe Halsman在紐約的第一份正職工作,細數下來至少拍過101張封面。從溫莎公爵夫人(左)到Lauren Bacall(右),接觸過不少政治名人影星。

替<Life>雜誌拍照,算是Philippe Halsman在紐約的第一份正職工作,細數下來至少拍過101張封面。從溫莎公爵夫人(左)到Lauren Bacall(右),接觸過不少政治名人影星。

在那時候,提到法國最會拍人像的是誰,大家都指向Philippe Halsman,Halsman的攝影生涯好似就此一帆風順,還與自己的助理談戀愛成家立業,如果沒有爆發戰事,幸福美滿這四字仍能印證在Halsman身上,受征戰影響,Halsman被迫暫時與妻小短別,隨後於1940年來到紐約,展開新人生。老實說,剛開始Halsman過得很順遂,明明精通5種語言,卻對英文一竅不通;在法國是個知名肖像攝影師,但在美國,什麼也不是。所幸幸運女神很眷顧他,因靈機一動拍攝The American Profile系列攝影集,讓當時10來歲的模特演員Connie Ford在一片美國國旗旗幟背景下拍照,意外獲得Elizabeth Arden青睞,將該照片援作品牌彩妝Victory Red口紅廣告。同樣的框架構圖,只是Connie Ford畫上鮮豔紅唇,意外打開Philippe Halsman在美時尚大門,順勢獲得<Life>雜誌攝影工作。

一開始Philippe Halsman因人生地不熟,在紐約初期碰壁居多,後來因Elizabeth Arden口紅廣告關係,才慢慢有所改善。

一開始Philippe Halsman因人生地不熟,在紐約初期碰壁居多,後來因Elizabeth Arden口紅廣告關係,才慢慢有所改善。

在<Life>雜誌工作期間,從單純拍攝帽飾設計到成就人物封面照,Philippe Halsman愈來愈駕輕就熟,找回以往在巴黎拍攝人物像的成就感,1944年10月刊物封面Lauren Bacall就是Philippe Halsman所捕捉的倩影,細數下來共為雜誌拍攝了101張封面,締造輝煌成績。1952年,Ford汽車邁向50周年時,Edsel Ford委託Halsman拍攝系列影像,在一場宴會酒酣耳熱後,Halsman大膽要求Edsel Ford夫人跳躍拍照,孰料一跳成名,讓他往後6年間每遇到政治名人如Richard Nixon、溫莎公爵夫婦等,都邀請來個跳躍照,集結成攝影書,書名就喚《Halsman’s Jump Book》,這的跳跳影像甚至還有個美麗名字代號Jumpologhy,成了後代學攝影者必懂概念。

左為Edsel Ford夫人,右為溫莎公爵夫婦,他們都為Philippe Halsman拍攝人物跳躍影像。

左為Edsel Ford夫人,右為溫莎公爵夫婦,他們都為Philippe Halsman拍攝人物跳躍影像。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