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jina Pyo色塊雕塑 簡單最好穿
Designer of the Week: Rejina Pyo


韓國首爾出生的設計師Rejina Pyo擅長色塊拼接與簡練剪裁。

韓國首爾出生的設計師Rejina Pyo擅長色塊拼接與簡練剪裁。

»»新鮮刺激是最能啟發靈感的良藥,而倫敦就是那樣的地方,吸引著出生於首爾的韓籍設計師Rejina Pyo前往。告別傳統韓國社會企業體制,隻身前往倫敦中央聖馬丁求學,進而成立自己同名品牌,不到3年光陰,已在國外媒體雜誌曝光多回,為自己贏得許多聯名合作機會。Rejina Pyo成功關鍵就是簡單,愛把建築與現代感當輪廓描繪,甚至喜歡找尋不常見的布料織品當素材,即便傾向幾何圖形排列時裝圖騰,都要回歸到最簡單的剪裁,最去蕪存菁的線條。

設計師Rejina Pyo深受母親影響極深,從小對設計和時裝充滿興趣,圖為2014春夏系列。

設計師Rejina Pyo深受母親影響極深,從小對設計和時裝充滿興趣,圖為2014春夏系列。

提及設計師風格養成,兒時成長過程與興趣往往佔有一定比例,定在各個訪談場合,設計師每每都要對外描述幾回。在這一兩年崛起的Rejina Pyo,提及會走上設計師這條路,只能說冥冥中自有定數。小時候興趣就是喜歡翻閱從事時尚工作的母親的素描本,像是欣賞一本精美畫冊,沉浸在線條搖曳的想像世界,但媽媽似乎有自知之明,極力反對她走這行,小本子想盡辦法藏起來,仍擋不住Rejina Pyo好奇心,更把母親工作用的布料當玩具玩。好比母親買回布料,哪管是做窗簾或其他家飾用途,設計師的小腦袋瓜浮現各種時裝輪廓,甚至參考上教會披戴的mantilla蕾絲面紗,自己鉤邊織出簡易造型面紙盒,約14歲左右就會開始縫製自己的衣服。雖然母親後來轉行從事室內設計兼當畫家,但滿是時尚和藝術充斥的生活環境,已讓設計種子深深烙印在Rejina Pyo心裡。
就讀中央聖馬丁學院前,Rejina Pyo首爾藝術學校畢業後,曾在韓國國內一家大型時尚集團工作累積經驗。圖為2014秋冬系列。

就讀中央聖馬丁學院前,Rejina Pyo首爾藝術學校畢業後,曾在韓國國內一家大型時尚集團工作累積經驗。圖為2014秋冬系列。

首爾藝術學校畢業後,Rejina Pyo終究循著母親腳步,當上時尚設計師,在一家時尚集團上班。該集團旗下擁有5到6個服裝品牌,規模之大,整組團隊少說有40人,而她僅是40分之一的小分子,為眾多品牌貢獻心力,可這樣的工作卻讓Rejina Pyo愈來愈不愉快,缺乏個人意志的工作,每天就是為了服裝而設計服裝。如此心態與時下Z世代的年輕人相似,想闖出自己一番作為,不甘屈就公司底下聽命的小螺絲釘,她渴望更有創意與自由的發揮空間,在進階到理想目標之前,Rejina Pyo選擇放下手邊工作,跑到倫敦中央聖馬丁學院攻讀時裝設計課程,準備讓自己功力更精進。至今美回想起那段求學日子,Rejina Pyo說軍隊生活有得比,每堂課過後,同學們總聚集一起討論課業討論工法,也因嚴謹課程,讓Rejina Pyo基本馬步紮得更穩。
Rejina Pyo剪裁盡量簡化,單純靠材質與色彩選擇做拼接處理,變化服裝視覺層次。

Rejina Pyo剪裁盡量簡化,單純靠材質與色彩選擇做拼接處理,變化服裝視覺層次。

中央聖馬丁每年都培育許多時裝界人才,世界各地都有設計學院學生畢業,伺機擠進競爭激烈的時尚圈,如果抓轉時機與運氣,對新銳設計是利大於弊,Rejina Pyo如此認為。幸運女神似乎都在其左右,讓她在2011秋冬畢業作發表大鳴大放;得到H&M集團旗下以丹寧為主、複合式多元品牌概念發展的Weekday青睞,與其簽訂合約,將她畢業作改良變得更具實穿性後,正式在實體店鋪曝光販售。同時,還受到發展希臘文化的Atopos組織首腦Vassilis Zidianakis關注,將Rejina Pyo畢業作收入2011年「Arghhh! Monsters in Fashion」展展出。
Rejina Pyo的畢業作品受Weekday喜愛,加以改良上市販售。

Rejina Pyo的畢業作品受Weekday喜愛,加以改良上市販售。

能讓Rejina Pyo綻放耀眼光芒的2011秋冬畢業作,靈感來自日本雕塑藝術家野口勇(Isamu Noguchi)和畫家Ellsworth Kelly在1950年代的色塊拼組畫風,前者成就女裝輪廓,後者利用簡單色塊組合的現代藝術,可形塑女裝材質之間銜接的修飾視覺效果,取代堆疊皺褶的繁複作法,打造簡約美學。設計師為秋冬系列嘗試過許多素材,曾想挑戰硬挺布料搭配條狀金屬做幾何拼接,好和野口勇雕塑意象相近,可惜效果不如預期,令Rejina Pyo突發奇想找木頭取代金屬條。為讓模特詮釋展演時能便於行走,木頭特地挑選較輕盈種類,更特別與韓國藝術家Jaehyo Lee攜手,將木頭鉅出幾何型態加以燒炙,讓外觀呈現有如木炭黑鴉鴉色彩,藉以象徵木頭的角色與歷史痕跡,因木質也是織品素材原料,更對應我們生活需求,讓袍狀結構的女裝和巨型碳黑木雕串聯。在色彩上,形如Ellsworth Kelly畫風,在輪廓上,女裝是大型的行動雕塑。
Rejina Pyo中央聖馬丁2011秋冬畢業作以日本雕塑藝術家野口勇和畫家Ellsworth Kelly作品為靈感。

Rejina Pyo中央聖馬丁2011秋冬畢業作以日本雕塑藝術家野口勇和畫家Ellsworth Kelly作品為靈感。

畢業作大成功,還讓Rejina Pyo榮獲2012 Han Nefkens時尚獎,當主辦單位打來報喜訊,正逢Rejina Pyo在Roksanda Ilincic擔任設計助理,為時裝周忙得焦頭爛額,設計師一聽到電話,還以為接到國際詐騙集團騷擾。雖然已事過境遷,Rejina Pyo也特地寫封道歉信給官方單位,現在回想起來,短短不到3年,1980年代出生的Rejina Pyo的時尚生涯很一帆風順。而在Roksanda Ilincic工作,堪稱設計師吸收最多養分的時候,最初在韓國有整個團隊操刀,分工明確,制度規則落實清楚,但加入Roksanda Ilincic團隊,她得所有工作雜務都接觸,畫圖、挑布料甚至打樣,全都得攬在一人身上,不僅設計時裝,也要對配件鞋款等有研究,彷彿說著在時尚界工作還真得有兩下子,通才教育成了潛規則。

Rejina Pyo 2013春夏系列。

Rejina Pyo 2013春夏系列。

新銳設計為求表現吸引住一,實驗性且誇張前衛結構通常是必要手段,但也很容易落入陷阱忽略市場性。或許將時尚看待成一門藝術,讓新人得以心安前進,對Rejina Pyo來說,時尚和藝術兩者地位卻絕非對等,她提出穿的藝術(Wearable Art)和藝術的時尚型態(Art as Fashion)概念來作比較。Rejina Pyo認為藝術與時尚間確實有許多共通點,時裝是貨真價實的一門藝術學,她更從中思考時裝靈感,然而設計自己女裝品牌時,得思考剪裁出的輪廓,消費者願不願意買單,從事藝術創作,雖把時裝當工具,明顯地可以很恣意任性玩設計,一點也不需要考慮要不要將它賣出。2012年於荷蘭鹿特丹布尼根博物館(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展出的Structural Mode系列就是搖擺時裝與藝術間的創作產物,Rejina Pyo將它設定是雕塑藝術作,只是外觀上在某程度而言,像極時裝線條輪廓,有著她喜愛的色塊處理。
Rejina Pyo於荷蘭布尼根博物館的Structural Mode靜態展,討論時尚與藝術的關係。

Rejina Pyo於荷蘭布尼根博物館的Structural Mode靜態展,討論時尚與藝術的關係。

回到自己女裝品牌,Rejina Pyo始終如一愛用色塊拼接來創作時裝紋理圖樣,不做多餘垂墜抓皺;2014秋冬靈感來自一張英國攝影師Roger Mayne於1957年拍攝女孩穿著帶點男子氣跳舞的照片,設計師將照片裡的西裝輪廓轉作更為精煉中性的結構,女孩內搭上衣的斜紋成了Rejina Pyo色塊拼接的原點。另外,設計師在這季比以往嘗試許多先前較少運用的皮革針織毛氈等多元素材組合,異材質的條紋拼接考驗視覺平衡協調美,也觸及時裝紋路層次是否到位。雖然Rejina Pyo同名品牌才剛起步沒多久,相信憑她從小對時尚的敏銳度,定能走出自己style,也期望看到她漸形精湛的手藝。««
Rejina Pyo 2014秋冬女裝(右)靈感來自Roger Mayne於1957年的一張老照片(左)。

Rejina Pyo 2014秋冬女裝(右)靈感來自Roger Mayne於1957年的一張老照片(左)。

»»The designing key words for Rejina Pyo are contemporary silhouette, unusual materials and simple cutting, which won her lots of praise from fashion professionals. The Korean designer was deeply influenced by her mother who worked in fashion industry. She started creating her own clothing since 14 and became a fashion designer after graduating from Seoul Institute of the Arts.

However, working in a huge fashion group who owned 6 brands didn’t leave too much room for her to bring her talent in full play. She decided to study abroad in Central Saint Martin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 Her graduation project that was inspired by Japanese sculptor Isamu Noguchi and painter Ellsworth Kelly soon grabbed Weekday’s attention and developed into a full wearable collection. Moreover, her collection even won 2012 Han Nefkens fashion award and shone on Arghhh! Monsters in Fashion exhibition.

Unlike other designers love to combine fashion and art together. She separated them into two concepts: “Wearable Art” and “Art as Fashion.” The first one just likes her 2014 AW collection that has to consider marketing and silhouette, as the later one allows her to practice her unlimited imagination, such as her Structural Mode exhibition in 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 Although she just started her own brand, we believe that she will definitely establish her own style in the near future.««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