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phie Taeuber-Arp 幾何達達雙重奏引騷動
Double Dadaism of Sophie Taeuber-Arp


Sophie Taeuber-Arp(左圖左)的抽象幾何與達達運動實踐精神,不僅呈現在畫作雕塑,連行動表演藝術(左)也軋一份。

Sophie Taeuber-Arp(左圖左)的抽象幾何與達達運動實踐精神,不僅呈現在畫作雕塑,連行動表演藝術(左)也軋一份。

»»抽象幾何魅力對時尚創作影響甚鉅,許多設計師從各派畫家擷取塊狀組合靈感,造就每季新裝,舉凡蒙德里安三原色、Kazimir Malevich的幾何構成常是伸展台繆思,還有一人不能遺漏,Sophie Taeuber-Arp。說她是瑞士國寶也不為過,因為她的肖像登上瑞士發行的紙幣,而Fendi 2015秋冬與形象廣告提出緬懷之意,Edun以2016春夏大表稱讚,隨著1月19日她的誕辰,值得好好再欣賞她一回。因為她還是個激進的達達主義倡導者,用舞蹈表演方式來體現達達精神。

Fendi在去年迎接品牌90歲生日,同時也是跨足成衣皮草事業50周年,許多慶祝活動在即,連羅馬總部也跟著換新裝,去年2月發表的2015秋冬大秀裡,在Karl Lagerfeld主導下,與Sophie Taeuber-Arp基金會合作,將這位20世紀初瑞士達達藝術家於1918年,設計過文本出自義大利文學家Carlo Gozzi之手的舞台劇「麋鹿國王」(The Stag King)的動物人偶,化身成伸展台背景,同時將Sophie Taeuber-Arp創作融入2015秋冬女裝花色圖騰裡。

Fendi 2015秋冬女裝向Sophie Taeuber-Arp致敬,與以藝術家為名的基金會進行共同創作。

Fendi 2015秋冬女裝向Sophie Taeuber-Arp致敬,與以藝術家為名的基金會進行共同創作。

Sophie Taeuber-Arp的畫作風格擅長將幾何圖形拼組,可平面也能3D立體,後者更是她參與舞台演出時,向來愛用的舞台裝靈感,所以在Fendi 2015秋冬秀上,可以見到設計師利用皮革和布料、抓住各種面料不一的柔軟度,大面積拼組重組,讓服裝重現幾何抽象藝術,而且更為立體化。接踵而來的秋冬形象廣告,老佛爺Karl安排大型藝術人偶道具和Kendall Jenner及Lily Donaldson,一起詮釋女裝原創精神,這些人偶全呼應秋冬靈感來源,藝術家打造的「麋鹿國王」舞台戲服。

左為「麋鹿國王」的動物人偶,右為Fendi 2015秋冬形象廣告,Karl Lagerfeld再現當年舞台劇偶身。

左為「麋鹿國王」的動物人偶,右為Fendi 2015秋冬形象廣告,Karl Lagerfeld再現當年舞台劇偶身。

老佛爺就說了,他很有感Sophie Taeuber-Arp藝術觸角極廣,跨越織品設計、雕塑和繪畫,連行動表演藝術也有涉略,這些看似不相干的領域類別,Taeuber-Arp卻從中掌握形式與結構上的統一與差異性,注入個人化色彩,乘載著幾何矩形的抽象組合,堪稱20世紀初的前衛藝術家表率。Fendi 2015秋冬形象廣告再次重現Taeuber-Arp當時為「麋鹿國王」設計的鹿型人偶與其他俏皮幽默偶身,致敬意味相當濃厚。 

Fendi 2015秋冬形象廣告(左)運用不少當年藝術人偶,搭配模特共同演繹。

Fendi 2015秋冬形象廣告(左)運用不少當年藝術人偶,搭配模特共同演繹。

紐約設計品牌Edun,當初2005年創立時,標榜致力促進非洲工藝和在地發展,多援用當地原料和手工藝,而在新創意總監Danielle Sherman(2013年就任)操刀下,除了維持非洲生產製造原則,幾乎季季都朝某藝術流派結合。2016春夏提出設計師對Sophie Taeuber-Arp崇高敬佩。春夏女裝核心不脫非洲傳統文化,將中非庫巴王國(Kuba Kingdom)傳統民族舞蹈服裝輪廓轉嫁到現代時裝,且女鞋與服裝下襬縫製的流蘇更出自摩洛哥工坊之手,部分系列更是在馬達加斯加製造,至於設計師對Taeuber-Arp的想像,她以布料拼接呈現,帶點工作服色彩,透過圓形鈕扣和水平垂直的縫線處理,來感懷藝術家的抽象幾何語彙。相較於Fendi具象式手法,Edun相對曖昧許多。

Edun 2016春夏也向藝術家Sophie Taeuber-Arp提出敬佩之意。

Edun 2016春夏也向藝術家Sophie Taeuber-Arp提出敬佩之意。

何以Sophie Taeuber-Arp讓設計師如此心生敬意,就像Karl Lagerfeld說的,觸角廣泛且滿是前衛姿態,她給設計師上了一堂美學震撼教育。回顧藝術家一生,1989年出生於瑞士的達佛斯(Davos),18歲時便到德國慕尼黑學習應用美術,所謂的應用美術是指無論繪畫或雕刻,以致拉胚陶藝的作品,絕不是當純藝術鑑賞,而是全能落實成日常生活用品,於是,Sophie Taeuber-Arp在那裏專心攻讀織品設計。返抵國門後,她隨即在蘇黎世的工藝學校獲得教職,教授所學,可她也嘗試其他繪畫創作,相較於實體具象手法,從習來的織品知識,轉作抽象式畫風,倒和立體派作風有那麼點神似。

Sophie Taeuber-Arp與先生Jean Arp(右)兩人一起致力達達運動。

Sophie Taeuber-Arp與先生Jean Arp(右)兩人一起致力達達運動。

這該是Taeuber-Arp漸進蛻變時期,期間她也邂逅了一位人生中重要人物,即是她未來的老公Jean Arp。Jean Arp作品橫跨詩詞文學與雕塑,本身更相當支持達達運動,當瑞士在1916到1919年左右,達達主義開始奮起,Sophie Taeuber-Arp和Jean Arp兩人不僅共同以「Duo Collage」名義發表抽象藝術作品,單純利用矩形方塊拼組圖像,再透過顏色的組合排列形成不同視覺想像,他們更跟著傾全力投入挺達達運動。

Sophie Taeuber-Arp頭戴Marcel Janco設計面具(左),跳起前衛現代舞蹈,挺達達運動,而在誇裝面具底下的她,十足對幾何抽象超有感,右圖即是她的經典作品「Dada Head」。

Sophie Taeuber-Arp頭戴Marcel Janco設計面具(左),跳起前衛現代舞蹈,挺達達運動,而在誇裝面具底下的她,十足對幾何抽象超有感,右圖即是她的經典作品「Dada Head」。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