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羅的星空詩夢 時尚也慕名
Joan Miró Create Fashion Poetry Dream

米羅(左)自畫像由具體的「Self-Portrait」(中)到抽象的「wireframe self portrait」(右)。

米羅(左)自畫像由具體的「Self-Portrait」(中)到抽象的「wireframe self portrait」(右)。

»»米羅的世界少有人能懂,黑線、點點和彩色圖塊可以說是大師對生命熱力的精華之筆,但同時也會落入「連小孩子都畫得出來」的恣意批評,但米羅說:「繪畫出自於筆刷正如詩歌出自於詞語。意義是後來才發生的。」(The painting rises from the brushstrokes as a poem rises from the words. The meaning comes later.)以畫筆譜詩的米羅,並不介意自己的畫作被如何解釋,在他眼中能夠幫他逃離苦難與貧窮的天梯,或許在別人眼中只是幾條線所組成的方格子。但更因如此,他的藝術能夠被無限制地解讀、延伸至設計、時尚領域,包容更多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