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轉殖民血淚史 非洲才有的時尚風情
African Subculture Fashion You Need to Know

拋開伸展台創意作為,非洲在地的時尚品味,用他們自己的調調帶起一波流行。

拋開伸展台創意作為,非洲在地的時尚品味,用他們自己的調調帶起一波流行。

»»經歷過黑暗大地的刻板印象,非洲文化的神秘與狂野,一直是許多創作者的靈感發想。從藝術到時尚,從Picasso到Yves Saint Laurent,從歐美視角出發的非洲文化,始終帶著開發國家對於部落文明,以及野性大地的想像。動物圖紋,民族風格裝飾成為現代消費者對於非洲風格最直接印象。只是外界看非洲是這樣,但有許多非洲人愛的可不是「原始」這一套。像是剛果以紳士正裝為特色的La Sape,或是流行於西非一帶,有著炫富色彩的Skhothane,可是義大利奢侈品牌的忠實粉絲。非洲當地的時尚品味,可沒有我們想像的那樣簡單。

一把火燒不掉意識魂 龐克真存假亡
The True Punk Spirit Still Lives Among Us

Joe Corré對現代的龐克文化感到不滿,以焚燒龐克文物行動反對主流意識。

Joe Corré對現代的龐克文化感到不滿,以焚燒龐克文物行動反對主流意識。

»»Met Gala曾在2013年舉辦龐克時尚展,英國在今年定調龐克年,設計師們更三不五時拿龐克當題材,好似這崛起的1970年代的次文化標籤,永遠與我們同在。然而,Joe Corré卻在上月底做了一件「大事」,燒掉具有龐克象徵意義的Sex Pistols唱片,他母親Vivienne Westwood當時設計的龐克衣,據說總價值超過600萬美金,曾被貼上龐克教母符號的Vivienne本人,亦出來挺兒子,燒掉文物,等同將這段記憶抹去,可真如Joe Corré說的龐克精神已死,還是它重新以新面貌在千禧世代復生?誰擁有這答案?

迷失的年代 時尚反省錄
Designers Trying to Find Their Ways In Lost Era

極簡、解構,再怎麼花俏做作的時尚,終歸回到基本,只是詮釋的方法不一樣罷了。

極簡、解構,再怎麼花俏做作的時尚,終歸回到基本,只是詮釋的方法不一樣罷了。

»»我們都曾有過迷失徬徨的時候,對未來感到茫然困惑,已經年邁40、50歲的五六年級生,又或者90以至千禧後的青少年們,對那懵懂迷惘,無分世代,都有著相同感受,只是咀嚼著這份迷茫,回應方式各自不同罷了,於是乎造就一個世代的次文化覺醒和突出,如同服裝時尚本身,設計師們用一針一線的創意,解讀對這社會世代的觀點,是嘲諷,也能是對自我的省思。中性題材也好,或者像Vetements從解構和街頭崛起,現在的設計是混亂的,從混沌出發,答案無須求一統,各自表述。

年輕品牌跟進Vêtements 帶動次文化頹廢風格復興
New Grunge Comes with Vêtements

Vêtements與Gosha Rubchinskiy等品牌,被視為當代頹廢風潮復興的領頭羊。

Vêtements與Gosha Rubchinskiy等品牌,被視為當代頹廢風潮復興的領頭羊。

»»隨著街頭風格品牌Vêtements和Gosha Rubchinskiy等受到全球關注,越來越多人穿上鬆垮的棉T,或是帶有挑釁意味的標語單品。這些曾經席捲時尚界頹廢風格(Grunge)關鍵字,如今都在設計師的推波助瀾下成為潮流趨勢。然而不只是上述的兩個品牌,更多年輕品牌也依循類似設計脈絡,共同成為這一派設計的一份子,像是Ex Infinitas、Tigran Avetisyan和Enfants Riches Deprimes等等,都利用服裝傳達自身浸淫街頭文化的成長背景,將其轉化為獨到的設計態度。

那些年我們穿的牛仔 現在還很夯
Denim Still Hits in Fashion Industry

丹寧始終在流行佔有一席地位,多少和音樂人有些關係。

丹寧始終在流行佔有一席地位,多少和音樂人有些關係。

»»牛仔丹寧,一年四季皆可穿,男生更愛有「味道」的牛仔,穿了許久仍不願放進洗衣機裡,直說這才是保存方法,而且丹寧就是要這樣穿,留下汗漬痕跡和石洗染料綜合作用下,紋路才能愈有型。從礦坑勞工的工人服到大銀幕明星穿戴,以及高級時裝品牌設計師們的推波助瀾,丹寧牛仔一直有其市場性,但真要讓丹寧站上舞台,定要把時間推溯到上世紀60、70年代,當中的文化社經背景澆灌了丹寧多少養分,而數十年下來,隨著Vetement走紅,丹寧牛仔依然高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