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以下風格以上 Bob Dylan的時尚對話
Designer’s Fever on Bob Dylan

曾受多項大獎肯定,Bob Dylan的歌曲即使沒了旋律,文字依舊震撼人心。(圖為Bob Dylan獲歐巴馬頒予美國自由獎章)

曾受多項大獎肯定,Bob Dylan的歌曲即使沒了旋律,文字依舊震撼人心。(圖為Bob Dylan獲歐巴馬頒予美國自由獎章)

»»2016諾貝爾文學獎,稍早公布由美國傳奇民謠歌手Bob Dylan獲獎,「以美國歌曲的傳統表達,型塑全新的詩意型態」(created new poetic expressions within the great American song tradition),主辦單位認為Bob Dylan的歌詞,即使剝去了音樂旋律單純以文字討論,也具備了強烈的詩歌精神。儘管作為當代流行音樂的代表人物之一,Bob Dylan在音樂才華上的表現無庸置疑;然而該結果也受到批評,紐約時報編輯Anna North直指該結果,辜負了文學獎的本意。「諾貝爾委員會卻將文學獎授予一位在另一個領域享譽全球的人,那個領域本身有很多獎項。Bob Dylan不需要諾貝爾文學獎,但是文學需要一個諾貝爾獎。」在這位曾得過葛萊美獎、普立茲獎、金球獎和金像獎的音樂家面前,任何一座獎項的光芒本身,都不足以影響他個人的璀璨。

風行半世紀 嬉皮時尚依舊不敗
Hippie Shines as Fashion Stars

嬉皮雖說是60年代下的次文化產物,可對高端時尚來說,卻是取之不盡的靈感寶庫。

嬉皮雖說是60年代下的次文化產物,可對高端時尚來說,卻是取之不盡的靈感寶庫。

»»歌手Scott McKenzie重新詮釋John Phillips歌曲「San Francisco」,歌詞中提到「如果來到舊金山,定要在頭上戴花飾。」(If Your’re going to San Francisco, be sure to wear some flowers in your hair.),其實反映著60年代當時的嬉皮人士,各個在頭上戴花以示象徵,贏來「花孩子」名號(Children of Flower)。這是他們對所處社會氣氛感到不滿的行為表現手法,雖說經過媒體報導,群聚更多同好,相對也引來負面聲浪,進而讓政府曾下令採取暴力施壓,在這次文化塑形的過程中,伴隨大麻吸毒等標籤,讓嬉皮摻有負面形象,對其又愛又恨,但它卻令時尚著迷不己。

流浪的波西米亞 時尚的浪漫印記
Roaming with Bohemian for Centuries

波西米亞風除對時裝設計有所影響之外,也對時尚攝影造成不少效應。

波西米亞風除對時裝設計有所影響之外,也對時尚攝影造成不少效應。

»»波西米亞原是指捷克波西米亞區,經過數世紀不同政局統治洗禮,加上吉普賽人湧入群聚,讓兩者有了莫名牽動聯想,隨即19世紀一群藝術家對社會常規的反動,離群索居,進而使原為地理名稱的波西米亞,被冠上為追求靈魂自由的藝文人士的最佳稱號,從文學、藝術逐漸蔓延影響時裝設計,掀起一股波滔駭浪,甚至融合嬉皮、Grunge等潮流風格,不停地蛻變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