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 Nagle七彩斑斕雕塑 感動Proenza Schouler
Ron Nagle Inspired Proenza Schouler

Proenza Schouler在2014秋冬女裝探討了Ron Nagle雕塑設計理念。

Proenza Schouler在2014秋冬女裝探討了Ron Nagle雕塑設計理念。

»»設計師翻閱歷史資料,找尋創作靈感,宏觀的藝術理論也好,或者從單一作品放大細微,就為成就一季美好。我們可以發現時尚與藝術關係愈形緊密,愈將一干藝術家推向另個風光;不少當代藝術創作者因與設計師進一步合作,讓普羅大眾對他們了解也愈多。Proenza Schouler在最近幾季狂結合藝術靈感,Robert Morris、Piero Manzoni、Helen Frankenthaler和Ron Nagle等,全數可在品牌女裝找到蛛絲馬跡。其中的爺爺級陶藝雕塑家Ron Nagle,崛起於上世紀60年代,他充滿強烈色彩的雕塑卻到了近期,才給了Proenza Schouler雙人組設計師2014秋冬不少啟發,兩人還親身跑了藝術家工作室,來場對談。

玩耍色彩線條之間 Roksanda Ilincic的文藝美學
Designer of The Week:Roksanda Ilincic

曾經當過模特兒的Roksanda Ilincic,以亮色唇彩為個人造型特色。

曾經當過模特兒的Roksanda Ilincic,以亮色唇彩為個人造型特色。

»»來自塞爾維亞的設計師Roksanda Ilincic,以寬鬆剪裁、立體輪廓和帶有趣味性的撞色設計,成為許多名人指定的紅毯服裝。現居倫敦的她,除了女裝,更以自己的女兒做發想,在2012年推出童裝系列Blossom。不久前才邁入品牌10周年的她,在即將到來的倫敦時裝周將發表最新秋冬系列。繼上一季春夏系列,融合幾何藝術筆觸,帶來優雅線條。本季又會如何出招,讓人引頸期盼。

米蘭2015春夏男裝報導3:丹寧熱蔓延 線條放鬆一面倒
Milan 2015SS Men's Collection: Designer Denim Is Raging

丹寧與休閒運動元素掌控米蘭2015春夏男裝周潮流方向,連正規西裝也出現變革。(左起Gucci、Fendi與Diesel Black Gold)

丹寧與休閒運動元素掌控米蘭2015春夏男裝周潮流方向,連正規西裝也出現變革。(左起Gucci、Fendi與Diesel Black Gold)

»»米蘭男裝周都已接近倒數,如果仍取經居家拖鞋,未免把戲太少了點,還好除了Fendi與Dirk Bikkembergs依舊強調涼拖鞋之外,Gucci將丹寧搖滾與狩獵裝合而為一,Diesel Black Gold祭出超緊身丹寧牛仔褲,快跟Hedi Slimane當時幫Dior Homme打造的窄版褲有得拚。Etro把蛤蠣蚌殼化成超花俏印花,Ports 1961與No. 21把布袋裝寬大結構稍作改良修飾,隨放鬆的線條穿出舒適。2015春夏運動風主題夯過頭,Fendi棒球裝、Emporio Armani機車騎士和Moncler Gamme Bleu的拳擊紳士,各有看頭。

倫敦2014秋冬男裝報導:英倫男孩花招百出 耍痞裝萌扮娘都來
London Men’s AW Fashion Week Trend Report

Burberry Prorsum 2014秋冬男裝秀開始前以預告短片激起粉絲無限聯想。(擷取自Burberry)

»»迎接2014秋冬新季開鑼,倫敦男裝週領頭起步走,Burberry Prorsum早就使出渾身解數,在所有平台以預告短片吊人胃口,預告官網即時轉播的好消息。本季即使有薩維爾街的裁縫傳統和百年老牌Crombie、Gieves & Hawkes壓陣,英倫新銳的搞怪創意仍舊不減,從浪子印花到摩登線條橫行伸展台,扮萌裝可愛少不了,穿插外星人造訪地球戲碼,還有中性偽娘氣息籠罩秋冬男裝衣衫,意外激起女士們的購物慾望。

米羅的星空詩夢 時尚也慕名
Joan Miró Create Fashion Poetry Dream

米羅(左)自畫像由具體的「Self-Portrait」(中)到抽象的「wireframe self portrait」(右)。

米羅(左)自畫像由具體的「Self-Portrait」(中)到抽象的「wireframe self portrait」(右)。

»»米羅的世界少有人能懂,黑線、點點和彩色圖塊可以說是大師對生命熱力的精華之筆,但同時也會落入「連小孩子都畫得出來」的恣意批評,但米羅說:「繪畫出自於筆刷正如詩歌出自於詞語。意義是後來才發生的。」(The painting rises from the brushstrokes as a poem rises from the words. The meaning comes later.)以畫筆譜詩的米羅,並不介意自己的畫作被如何解釋,在他眼中能夠幫他逃離苦難與貧窮的天梯,或許在別人眼中只是幾條線所組成的方格子。但更因如此,他的藝術能夠被無限制地解讀、延伸至設計、時尚領域,包容更多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