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力女超人 連時尚也勸敗
Wonder Woman Made Her Way Into Fashion

電影「神力女超人」一上映,相關聯名與周邊跟著搶鋒頭(左)。

電影「神力女超人」一上映,相關聯名與周邊跟著搶鋒頭(左)。

»»每尊超級英雄都有他標記性的制服,超人胸前鑽石菱形S字母、美國隊長的盾牌裝、蜘蛛人的蜘蛛網衣,他們可不能隨便亂套別家英雄衣,而且英雄們的衣著還曾和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牽線,2008年春季時尚展,就以超級英雄當主題「Superheros: Fashion and Fantasy」。現在,英雄又回來了,但獨厚一位女超人,台灣5月底上映的電影「神力女超人」,據說上映才一周,全球票房破2億美金,比強尼戴普的海盜續集還迷人。真論女超人魅力,恐怕連時尚也拜倒其石榴裙。

敬永遠的David Bowie 華麗搖滾傳奇第一人
David Bowie as Forever Rock Legend

Kate Moss多次在時尚雜誌封面詮釋David Bowie。

Kate Moss多次在時尚雜誌封面詮釋David Bowie。

»»2013年曾寫下不朽時尚icon David Bowie專題,讚嘆他為音樂為時尚帶來的諸多震撼,想到他經典Ziggy Stardust帶來的雌雄同體符號,堪稱是時下一票玩性別模糊者的學長前輩,可妖嬌可威武的風貌,還有與時尚設計師的跨界組合,替華麗搖滾鋪寫精彩。儘管David Bowie卸下誇張彩妝,回到翩翩紳士,依然和時尚廣結良緣,然而就在年初1月8日發表第25張專輯「Blackstar」沒多久,卻傳出他抗癌失敗,已經離世消息。華麗搖滾前輩,我們永遠敬愛你。

設計師也能當繆思 他們搶著被膜拜
Designers could be others muses

Emilie Louise Flöge和藝術家克林姆兩人可說是彼此的繆思兼好友,也是坊間人人稱羨的情侶組。

Emilie Louise Flöge和藝術家克林姆兩人可說是彼此的繆思兼好友,也是坊間人人稱羨的情侶組。

»»人人心中有座山,用來景仰、用來超越,對設計師來說,他們心中的山又是哪座?又為何想踏入時尚這行?愛時尚是千篇一律的理由,但總有那麼一位設計師,讓人把他當聖人,只差沒搶當成入門弟子,卻又時時以他為目標,然後跟著他的風格剪裁,揣摩出自己的道路。可設計師不僅僅是山,也有能是別人的創作繆思,如同名模名媛和娛樂影星fashion icon般。藝術家克林姆(Gustav Klimt)的情人Emilie Louise Flöge,本身也從事服裝設計,可她宛如一代繆思女神,從畫裡、從她個人形象,為品牌編織時裝輪廓,還有Celia Birtwell,全是他人設計師的繆思。

不只會走T台 名模跨刀拍MV去
Models Go from Catwalk to Music Videos

Beyoncé的「Yoncé」邀名模入鏡。

Beyoncé的「Yoncé」邀名模入鏡。

 »»成「模」之路不好走,每個人都要身懷十八般武藝,才能這一秒拍照,下一秒就跳進MV裡,化身演員跟歌手們來場內心戲。想想歌手跨界時尚是常態,伸展台上的漂亮寶貝和帥哥小鮮肉們,也能是演藝界奇葩新秀吧,音樂MV正好是名模們大展身手秀演技的好平台。況且名模拍MV好像魚幫水,水幫魚,除了用美麗外表幫襯MV吸睛度,更可以讓外界看到不一樣的表現,為自己的職業生涯找到其他可能。要是演技不錯,轉戰戲劇圈的模特兒也大有人在,像是奧斯卡影后莎莉賽隆(Charlie Theron)或是女演員鄔瑪舒曼(Uma Thurman)遊走時尚跟戲劇之間,更增添獨特魅力。

引領70年代Boho Chic 向Jane Birkin致敬
The Fashion Styles of Jane Birkin

Jane Birkin身為Boho Chic的代表人物之一,很早就穿起今天被看做潮流打扮的Crop Top。

Jane Birkin身為Boho Chic的代表人物之一,很早就穿起今天被看做潮流打扮的Crop Top。

»»隨著2015春夏系列登場,慵懶的線條和飄逸的波西米亞風情佔據時尚舞台,宣告著1970年代嬉皮回歸。上一季的60復古,讓我們想到Twiggy的纖細和俏皮,儘管不符合當時審美觀,仍舊殺出一條血路,引領起一時風潮。時代氣息從60年代的反叛,到了70年代變成一種自我個性的浪漫表現。女孩不一定要減去頭髮像男孩,而是熱愛自己的不同模樣。在年輕人一派瀟灑的氛圍中,珍柏金(Jane Birkin)就是60年代的經典人物。作為品牌包款的靈感繆思,這位風格人物穿梭電影與音樂之間,從視覺和聽覺感官注入時尚熱流,並影響著一個個冒出頭的時尚新星,像是Alexa Chung和Taylor Swift都一再表示Jane Birkin是她們衣著美學養成的重要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