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Adrian Wilson聲援Rime 紐約設反Moschino抄襲展
Adrian Wilson on Anti-Moschino in New York

設計師Jeremy Scott(中)幾度面臨抄襲訴訟,藝術家Adrian Wilson設展反時尚侵權霸凌。

設計師Jeremy Scott(中)幾度面臨抄襲訴訟,藝術家Adrian Wilson設展反時尚侵權霸凌。

»»去年Jeremy Scott替Moschino設計2015秋冬系列女裝,意外牽扯抄襲風潮;Katy Perry參加Met Gala紅毯,所穿的品牌秋冬禮服,更形助長大家關注該事件,讓「冤親債主」街頭塗鴉藝術家Rime決定提告,現在案件仍在審理階段,預定數周後便有消息。法庭都還沒宣判,場外開始熱鬧起來,同為藝術家的Adrian Wilson,特別聲援Rime,在紐約開設藝術設計展,主題就是「Jeremy Scott Free Inspiration Gallery」,反Moschino及Jeremy Scott霸凌街頭塗鴉創作,杜絕時尚侵權。

新春紅吱吱求好運 伸展台模特穿給妳當範兒
The Red is Coming! New Year Dress Proposal for You

慈善團體亦從紅色擷取靈感舉辦募款伸展台義賣會。

慈善團體亦從紅色擷取靈感舉辦募款伸展台義賣會。

»»新春年節到來,從裡到外滿室滿街紅通通,從紅色春聯、紅包,到紅衣裳、紅內褲,無一不紅,似乎少了紅色這抹色彩,年節就沒有到來一般。至於為什麼是紅色,倒少有人細想緣由。應景紅色到底對年節有何意涵?對於服裝表現又代表什麼風格?待我們從經典進入2015年秋冬與2016年春夏系列,細數今年時尚界最美的紅色時刻。 

Sophie Taeuber-Arp 幾何達達雙重奏引騷動
Double Dadaism of Sophie Taeuber-Arp

Sophie Taeuber-Arp(左圖左)的抽象幾何與達達運動實踐精神,不僅呈現在畫作雕塑,連行動表演藝術(左)也軋一份。

Sophie Taeuber-Arp(左圖左)的抽象幾何與達達運動實踐精神,不僅呈現在畫作雕塑,連行動表演藝術(左)也軋一份。

»»抽象幾何魅力對時尚創作影響甚鉅,許多設計師從各派畫家擷取塊狀組合靈感,造就每季新裝,舉凡蒙德里安三原色、Kazimir Malevich的幾何構成常是伸展台繆思,還有一人不能遺漏,Sophie Taeuber-Arp。說她是瑞士國寶也不為過,因為她的肖像登上瑞士發行的紙幣,而Fendi 2015秋冬與形象廣告提出緬懷之意,Edun以2016春夏大表稱讚,隨著1月19日她的誕辰,值得好好再欣賞她一回。因為她還是個激進的達達主義倡導者,用舞蹈表演方式來體現達達精神。

陶藝家Lucie Rie 捏出新銳設計韻味
New Designs From Ceramist Lucie Rie

J.W. Anderson相當喜愛Lucie Rie陶瓷作品,曾將藝術家的鈕扣發想成同名品牌2015秋冬男裝配件裝飾。

J.W. Anderson相當喜愛Lucie Rie陶瓷作品,曾將藝術家的鈕扣發想成同名品牌2015秋冬男裝配件裝飾。

»»陶藝家Lucie Rie以93歲高齡,於1995年辭世,留給世人偉大的藝文遺產裡,陶藝自是首選,勘稱是後戰時期傑出的藝術家之一。但她留下的不單只有缽碗花器如此簡單之物,還有用陶延伸發展的鈕扣飾品和珠寶配件。因為所處年代,飽受反猶太主義和德軍納粹影響,Lucie Rie曾有段時間過得動盪,逼得她遷往英國,繼續埋首創作。或許她和時尚牽連沒那麼強烈,卻也溫溫徐徐地在設計師心頭冒出翠綠小芽。

設計師也能當繆思 他們搶著被膜拜
Designers could be others muses

Emilie Louise Flöge和藝術家克林姆兩人可說是彼此的繆思兼好友,也是坊間人人稱羨的情侶組。

Emilie Louise Flöge和藝術家克林姆兩人可說是彼此的繆思兼好友,也是坊間人人稱羨的情侶組。

»»人人心中有座山,用來景仰、用來超越,對設計師來說,他們心中的山又是哪座?又為何想踏入時尚這行?愛時尚是千篇一律的理由,但總有那麼一位設計師,讓人把他當聖人,只差沒搶當成入門弟子,卻又時時以他為目標,然後跟著他的風格剪裁,揣摩出自己的道路。可設計師不僅僅是山,也有能是別人的創作繆思,如同名模名媛和娛樂影星fashion icon般。藝術家克林姆(Gustav Klimt)的情人Emilie Louise Flöge,本身也從事服裝設計,可她宛如一代繆思女神,從畫裡、從她個人形象,為品牌編織時裝輪廓,還有Celia Birtwell,全是他人設計師的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