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設計師喊退休 擁抱事業第二春
Fashion Designers Seek Second Career Chance

Helmut Lang以有機材料作為現代藝術裝飾。

Helmut Lang以有機材料作為現代藝術裝飾。

»»時尚設計師的日常工作流程基本上是忙碌不停的,必須要追隨的既定時尚季度推出作品,並且要受外界高標準檢視。有些人十分享受這種緊湊腳步,例如老佛爺,或是Armani老爺爺,就算做到80幾歲高齡仍然樂此不疲。不過也有設計師中途決定改行,追尋另類人生目標,或是退休後選擇擁抱自己的興趣所在。如Kenzo Takada推出家飾品牌、Nicole Farhi結束品牌後,宣布要當個雕刻家,永遠不碰時尚設計,另外還有Helmut Lang全心擁抱現代藝術,與Thierry Mugler從服裝設計完全無縫接軌設計歌舞劇服裝。

Nicole Farhi破產拋售 急尋金主
Nicole Farhi's Bankruptcy Issue

Nicole Farhi 2013秋冬女裝。

Nicole Farhi 2013秋冬女裝。

»»時尚產業因平價快速時尚導致中階價位與高端品牌銷售受到波及,加上亞洲市場成長趨緩,全球經濟景氣復甦過慢,已經有不少設計師品牌調整市場策略,最糟情況面臨破產危機,英國品牌Nicole Farhi近日傳出破產危機,如果沒有任何金主願意投資,那麼往後再也見不到Nicole Farhi系列設計,直接宣布關門停止營業。

新藝術時尚風潮 綿延不絕
The Revolutionary Art Nouveau

Nicole Farhi 2012秋冬。

Nicole Farhi 2012秋冬。

»»革命是前進的動力,為反歷史主義所興起的新藝術運動(Art Nouveau),卻被譏稱為最失敗的國際性藝術運動,革不成命,反而走回頭路,但不能否定新藝術帶起的革命,早在英國、巴黎、維也納、比利時與德國等地遍地開花。雖然史上認定一次世界大戰左右,新藝術已銷聲匿跡,不過他的精神早隨著各地信眾開枝散葉,影響到後來的德國工藝聯盟,而在時尚設計也是時有所聞,將自然花草的造型運動融合工藝精神潮流,反覆出現在每個季度中,未曾間斷。

莫內印象睡蓮 讓時尚染上一抹自然
Monet and his Impressionism on Fashion

Akris 2009春夏女裝(右)透出莫內1904年睡蓮畫作(左)的色澤。

Akris 2009春夏女裝(右)透出莫內1904年睡蓮畫作(左)的色澤。

»»什麼目標值得一生追求是許多人一直在尋找的答案,而莫內幸運地在自然光影與繪畫中找到解答。因他的堅持,不僅拓展了當時的藝術視野,影響了21世紀的眾多藝術流派。同時感染了時尚圈,設計師無不企望將莫內對自然景物的精湛捕捉,轉而留駐於服裝上,運用布料凝固瞬息萬變的光影變化,豐富了視覺效果之餘,還為服裝繪上各式美好「印象」。

倫敦2013春夏女裝特別報導之六:極簡純白崛起 仿生手工以假亂真
London SS2013 Women’s Collections Trend Report

純白與螢光色系本季交相爭輝。(由左至右:Daks、Matthew Williamson、Erdem)

純白與螢光色系本季交相爭輝。(由左至右:Daks、Matthew Williamson、Erdem)

»»在甫落幕的倫敦時裝周中,純白與自然色系打破五彩繽紛的刻板印象,與螢光印花間僵持不下,勢均力敵,雙方支持者均有精彩表現。以精緻手工為賣點的「半訂製」服裝,本季更進一步,師法大自然,模仿動植物肌理栩栩如生;而倫敦奧運掀起的運動熱潮也尚未退燒,成為最受設計師青睞的元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