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ktor & Rolf退出成衣市場 Topshop日本店面一次全關
Viktor & Rolf Bids Ready to Wear Adieu

Topshop X Cara Delevingne 2015春夏聯名系列。

Topshop X Cara Delevingne 2015春夏聯名系列。

»»在時尚圈,一股腦的衝刺不見得達成目標,有時停下腳步,重擬策略再上路,才會讓品牌走的更穩更長。繼Jean Paul Gaultier自去年秋季退出成衣市場,時尚媒體一片譁然後,以創意與實驗性服裝聞名的Viktor & Rolf,也宣布停止男女成衣業務。巧合的時機點,反映看似繁榮的成衣市場,正顯露市場過於飽和後所遺下的後遺症。Topshop則在今年1月,默默地關閉所有日本門市,為這個英國快速時尚品牌在日本市場的發展,帶來變數。

傳聞都是真的 設計師異動拍板定案
Brands Confirm New Appointments

Peter Copping接下Oscar de la Renta創意總監一職。

Peter Copping接下Oscar de la Renta創意總監一職。

»» 近來,設計師人事異動傳聞一件件浮上檯面。從John Galliano與Only The Brave(OTB)集團總裁Renzo Rosso的接洽;Peter Copping有望成為Oscar de la Renta接班人消息,再到Guillaume Henry確定結束與Carven 近6年的合作關係,讓時尚圈充滿了令人期待的不確定因素。而就當John Galliano確定成為OTB集團旗下Maison Martin Margiela創意總監後,其餘懸而未決的職缺,也接續拍板定案,再掀一波人事大風吹。

John Galliano有頭路了 MMM高訂換他接
John Galliano Takes over MMM Couture

設計師John Gallieno最愛濃妝豔抹登台,今傳出要回歸時尚舞台,是否又會再見到他華麗戲劇表演,值得期待。

設計師John Gallieno最愛濃妝豔抹登台,今傳出要回歸時尚舞台,是否又會再見到他華麗戲劇表演,值得期待。

»»當有喜事、談戀愛或者升官發財,紅光滿面說的該是這等心情,有好事就能導引正面能量與好氣色。我想John Galliano日前登法國電視台節目專訪,整臉容光煥發,除了梳一頭乾淨妝與穿西裝,有別以往形象,若他沒有打肉毒回春針,肯定有什麼喜事繞著他打轉。左思右想,John Galliano愛情本就得意,唯一的喜上加喜無非是找到合適的舞台復出。最新謠傳,也最有可能成真的,就是他很有希望會接下Maison Martin Margiela高訂設計大位,而小道八卦都說他已經在巴黎找幕後團隊, 增加事件可信度。

設計師和他們的好朋友 流行聯名站台作夥拼事業
Designers and their Chic Friends

明星老爸Paul McCartney為自己女兒Stella McCartney時裝發表站台,以名人力量哄抬氣勢,而這早已成時裝周常態。

明星老爸Paul McCartney為自己女兒Stella McCartney時裝發表站台,以名人力量哄抬氣勢,而這早已成時裝周常態。

»»名人效應的魔力少有失效時,對時尚來說更是魚水互利境界,品牌提供贊助紅毯或打點活動出席衣裝,名人不愁沒好衣好珠寶穿戴,品牌如獲移動式的活廣告,無需花真正的鈔票,賺進翻倍的廣告宣傳。最可當借鏡的是奧黛麗赫本與Givenchy,名人女星天天名牌加持,Givenchy也獲得更多邀約,另外像是Gianni Versace、Valentino與Giorgio Armani等,都樂和明星博感情,以至現下品牌如Marcheasa、Rodarte、Prabal Grunge與Tom Ford等,皆愛此招。但名人與設計師關係就到此為止嗎?他們甚至會變成好朋友,互相為自己站台之外,如一拍即合,也能一起合作新事業。

Edun摩登非洲 時尚正義捲土回歸
Designer of the Week: Edun

Edun創牌初衷即以非洲時尚為宗旨,強調時裝都在當地生產與蒐集物料。圖為2013春夏廣告。

Edun創牌初衷即以非洲時尚為宗旨,強調時裝都在當地生產與蒐集物料。圖為2013春夏廣告。

»»讀音與伊甸園(Eden)相近的時裝品牌Edun,如同它的念法,充滿夢想與希望的殿堂,更是時尚與慈善結合的完美代名詞,也是U2樂團成員Bono與其妻子Ali Hewson的理想國,期望透過時尚工業,標榜非洲製造,讓非洲貧瘠居民可以靠他們的工藝,掙得生活權利與資源。但再美的夢,最怕就是夢碎時分,Edun一路走來,那美麗外衣逐漸被現實瓦解,曾跌的鼻青臉腫,使Ali Hewson與Bono不得不接受殘酷事實;想援助非洲需和時尚工業生態妥協,接受LVMH集團插股,放棄全在非洲生產想法,從微調比例慢慢增加非洲製造,同時在新設計師Danielle Sherman調整下,逐步追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