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good無性別中性外套 強調無趨勢的手工質感
Designer of the Week: Toogood


姐妹花設計師Erica(左圖左)與Faye Toogood(左圖右)將在9月巴黎時裝周展示最新2015春夏中性外套創作(右)。

姐妹花設計師Erica(左圖左)與Faye Toogood(左圖右)將在9月巴黎時裝周展示最新2015春夏中性外套創作(右)。

»»如果對目前的工作感到疲倦了,會暫時休息、渡個假?或是乾脆轉化跑道,接觸陌生的事物,重拾工作熱情? 這兩種想法都行得通,而且似乎更能激盪我們不同的生活思考與創意火花。2013年初次登上巴黎時裝周的時裝品牌Toogood就是選擇後者的一對設計姊妹花,姊姊Faye是知名的室內設計師,妹妹Erica則是訓練有素的打版師,兩人在對各自的行業感到失落與疲累時,攜手給了彼此另一種可能。

Toogood的創立宗旨刻意呈現在視覺形象同時,也發揮設計師原本工業設計專長,轉作膠帶印花(右)。

Toogood的創立宗旨刻意呈現在視覺形象同時,也發揮設計師原本工業設計專長,轉作膠帶印花(右)。

早在設計衣服前,身為姊姊的Faye Toogood已經是業界知名的室內設計師。客戶包括Hermès,Comme des Garçon和Kenzo等,實驗性的風格是Faye設計的一項特色。她說自己十分相信直覺與第一反應,也因而她的作品總帶有幾分不假修飾的原始氣息;衝突感則是她設計風格另一項特點,對於空間規劃和視覺感受上,Faye喜歡用兩種截然不同的素材或概念營造對比,像是木頭與大理石的搭配。看似毫不相干,卻在Faye的眼中找到最為契合的銜接點。擁有藝術史和美術背景的她,從雜誌、藝術展覽再投身家具領域,如今搖身一變時裝設計師,一部分的榮耀則要歸於一起負責品牌設計的妹妹Erica。

Faye以幾何線條跟繽紛原色為Kenzo設計2012春夏女裝秀場。

Faye以幾何線條跟繽紛原色為Kenzo設計2012春夏女裝秀場。

也許不像姊姊那般有名氣,但卻是Toogood這個品牌不可或缺的靈魂人物。妹妹Erica與姊姊Faye分別負責設計兩端。先由Erica負責打樣裁版製衣,再由Faye主導之後的印花設計、上膠或是鞣造等收尾設計。由於標榜無性別設計,什麼樣的輪廓與線條能夠同時符合男女的身體線條,並且做到舉手投足間舒適順暢,全都有賴打版的Erica對於身體結構的了解,與多年來的技術累積。兩個人分別掌握實質面上的架構與視覺感受上的風格塑造,就許多雙人組設計師而言是十分特殊的組合。

刻意揉製的皺褶是設計師根據外套主題不同而留下的特別細節。

刻意揉製的皺褶是設計師根據外套主題不同而留下的特別細節。

2013年9月於巴黎發表的迷你系列,只有外套組合,別無其他。如此作為挺冒險又大膽,不過創意卻十分明確與引人注目。Faye表示:「外套形塑一個人的外表,有點像是人的殼蛻一樣。而我們或多或少都有一件穿了很久的外套,充實呈現我們生活的每一部份。」也因此兩人將外套作為品牌的設計核心,並以工作制服為靈感發想,展出的每件單品都呼應著某種行業的勞動者。隨著職業的不同,設計細節也有所差別,以化學家(Chemist)為名的外套會有大大的口袋;技工(Mechanic)外套則會在手臂關節區做弧形剪裁,要是看到袖口開岔,那就會知道是清道夫(Roadsweeper)外套的設計。在材質上也多用耐磨材質,特別是防水的帆布,在價格上不昂貴且更為貼近勞動者的概念。

以勞動者為概念的外套,呈現道地的手作質感。左為養蜂人,右為鑽油工人。

以勞動者為概念的外套,呈現道地的手作質感。左為養蜂人,右為鑽油工人。

儘管以工作服為設計靈感不是什麼新鮮事,但Toogood並不想模仿或是重現以往工作服設計帶來的復古情懷。而是做一件貼近現代人生活的外套,一件顧客能穿著變老磨損,在各種時期皆能有不同樣貌的衣服。隨著主題的不同,可以看見刻意設計的潑漆式印花,或是水洗蹂造的皺紋。彷彿經過歲月而留下的勞動痕跡,就是Faye對設計的直覺。材質與後製處理營造出一種半成品的氛圍,取代趨勢而迎接我們的便是這種手做的質感。

儘管目前只發表中性外套,Toogood對布料細節的處理會根據主題,有不同對應。

儘管目前只發表中性外套,Toogood對布料細節的處理會根據主題,有不同對應。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