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cent Darre變色龍 超現實藝術夢
The Surrealism of Vincent Darre


Vincent Darre的創作理念就是什麼都能試,設計沒有邊界。

Vincent Darre的創作理念就是什麼都能試,設計沒有邊界。

»»該如何定義Vincent Darre這號人物,請給我3秒反芻,看到他曾跟在Karl Lagerfeld身邊近6年,打點Fendi,心裡有底了。Vincent Darre根本是個變色龍(跟Karl一樣),擔任過Moschino和Ungaro的藝術總監,履歷上還有在Chloe、Chanel的經驗,自己又充當幾本時尚雜誌造型指導,一個大轉彎從時尚栽進室內與織品設計。他還說別人總用設計師稱呼,而他最愛用總監director這字眼形容自己,什麼都要監(兼)。本人信奉著達達和超現實主義,把Elsa Schiaparelli與達利當神。

孫悟空有七十二變,Vincent Darre應該也不想被定型,總是東沾西碰,什麼都想玩,時尚、藝術、設計,全都想攬在手裡。若非巴黎Piasa拍賣會舉辦設計師的家居拍賣,見著顏色瑰麗、天馬行空的家具飾品創作,邊透露把家具全賣掉後,要開始築下個設計夢,恐怕對他的理解僅止於表層。外界總說Vincent Darre超現實設計師,我倒寧願相信他遵守享樂原則,玩得瘋,工作得也瘋。賺錢非他第一目的,能成就他的幻想才是所有。

Vincent Darre從時尚改行當家具設計師,也有時和雜誌合作執行單元,像是法版<L'officiel>2014年5月號。

Vincent Darre從時尚改行當家具設計師,也有時和雜誌合作執行單元,像是法版<L'officiel>2014年5月號。

努力勤學,在設計師身邊琢磨發光,這種一步一腳印的奮鬥故事硬套在Vincent Darre,似乎牽強了些。他,夜店咖,與其當個乖學生,甘願整天泡夜店,聽些風花雪月。上世紀80年代,堪稱巴黎版Studio 54的The Palace,裏頭時尚名人形形色色,Thierry Mugler幫夜店服務生設計制服,Grace Jones在那演出,安迪沃荷、Mick Jagger與Karl Lagerfeld等全是VIP座上賓,Vincent Darre最愛流連其中,放縱地享樂,世界發生那些大小事,一點都漠不關己。也因為頻繁流連夜店關係,玩出他設計舞台裝和場佈興趣,讓他獲得在YSL助理工作機會,更跟過Claude Montana,不過那時的時尚設計開關還沒被全面啟動。 

雖然Emanuel Ungaro讓Vincent Darre挨了一記悶棍,可沒挫了他設計夢,後續還與Roger Vivier跨界演出。

雖然Emanuel Ungaro讓Vincent Darre挨了一記悶棍,可沒挫了他設計夢,後續還與Roger Vivier跨界演出。

真要帶Vincent Darre走入時尚大門,Karl Lagerfeld是那把鑰匙。1995年兩人正式在工作領域相遇,在Fendi的6年時尚生涯,從老佛爺身上吸取滿滿養分。如今回憶起來,學習Karl的多變風格,將至理名言「擁抱未來,絕非沉溺過去」放心底,2001年跟著到Moschino工作崗位。Vincent Darre透露剛到Moschino當首席設計時,Karl還私下請他一起去看模特試衣,最初Vincent因要務婉拒,老佛爺還虧Moschino時裝秀哪有造型風格可言,擺明要Vincent別想太多,結果讓他靈機一動,2002春夏走秀開場,讓Chanel的繆思Inès de la Fressange穿著偽Chanel套裝,內搭老佛爺手寫文字標語T恤,酸侃Moschino不算是一種時尚style,爆紅了Vincent Darre創作能力。

Moschino 2002春夏讓超模Inès de la Fressange穿Karl手寫標語T恤走秀,同步使得Vincent Darre一戰出名。

Moschino 2002春夏讓超模Inès de la Fressange穿Karl手寫標語T恤走秀,同步使得Vincent Darre一戰出名。

挾著正能量,換來Vincent Darre於Emanuel Ungaro的藝術總監合約,2004年興高彩烈的任職,可用2季發表徹底惹毛老闆,被掃了出門。這結局一點也不讓人意外。Emanuel Ungaro希望可以更現代,實驗性重些無妨,但Vincent Darre偏好頑童幽默手法,把他在Moschino吃香那一套如法炮製。事後被媒體追問這段黑歷史,他坦承品牌選擇設計師,像是課堂點名學生解數學題,找會的人解開謎題,那麼品牌加分,選錯對象,只能徒勞。號稱是品味無政府狀態的Vincent Darre,什麼style都能游刃有餘,竟在Emanuel Ungaro跌了一跤。

Vincent Darre在Emanuel Ungaro的時裝創意,色彩過度奔放,可惜品牌老闆不買單,圖為2005秋冬系列。

Vincent Darre在Emanuel Ungaro的時裝創意,色彩過度奔放,可惜品牌老闆不買單,圖為2005秋冬系列。

或許Vincent Darre出身所學,便是以劇場設計為基底,可以大膽地用塑膠PVC縫安全別針當服裝的前衛觀點,卻和Ungaro精神沒交集。繼續往時尚路走?他竟猶豫了。龐畢度中心一場達達主義展覽,轉變了設計師心境,不再刻意追求時裝領域,認定追求自由的超現實與達達藝術,簡直是他信仰中心,讓他終於能夠統整他過去的興趣,劇院舞台、藝術與文學的多元創意媒合。 

以Alexander Calder雕塑為靈感的Double Calder。

以Alexander Calder雕塑為靈感的Double Calder。

像是動物被喚醒最初慾望般,Vincent Darre轉向投入家具飾品設計,改行當起室內設計諮詢顧問,創設Maison Darré工作室。他愛什麼風格?沒有秩序的調色原則,線條自由奔放腦袋瓜裡想的,就算有多虛幻,也全要實現。腿骨桌,以人體骨骼為靈感的桌子;以Alexander Calder雕塑與色彩理論的Double Calder家具;還有從超現實主義愛玩的Exquisite Corpse創作接龍,借立體派醞釀地毯壁紙的花色紋路。甚至替法國織品Pierre Frey,研發布料印花,參考了希區考克1945年電影「意亂情迷」(Spellbound)中,達利打造的超現實夢境,詭譎的動物形體,獨角獸、樂器鋼琴等,不相干的個體全靠攏一起。 

Vincent Darre創作能量橫跨室內設計與織品圖騰研發,左圖所坐的沙發花色就是與Pierre Frey合作款。

Vincent Darre創作能量橫跨室內設計與織品圖騰研發,左圖所坐的沙發花色就是與Pierre Frey合作款。

Vincent Darre創作心思是貪婪的,設計家具織品不過癮,他還與飯店跨界合作室內空間擺設,與時尚雜誌聯手,以他的繆思男神Jean Cocteau為題材,操刀法版<L’officiel>2013年10月號時尚單元。對什麼都「兼」的Vincent Darre而言,超現實主義如同藝術界的龐克,最為自由,沒有任何限制,如同他的家具織品創作,永遠不羈。Vincent Darre說家是他的實驗工廠,這次拍賣結束淨空掉後,他可以繼續下個幻夢。««

Vincent Darre相當崇拜Jean Cocteau,2013年正值藝術家逝世50周年,法版<L'officiel>製作專題回顧,設計師藉此合作,抒發己見。

Vincent Darre相當崇拜Jean Cocteau,2013年正值藝術家逝世50周年,法版<L'officiel>製作專題回顧,設計師藉此合作,抒發己見。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