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ue編輯群戰博主 狗咬狗一嘴毛
Vogue to Start Fight Against Bloggers


<Vogue>編輯接力群戰博主時裝周亂象,引起博主不甘,大反彈。

<Vogue>編輯接力群戰博主時裝周亂象,引起博主不甘,大反彈。

»»才剛聽到小米機發表,在場媒體以博主自媒體居多,傳統媒體顯得勢單力薄,大家全在玩直播,將現場所有視角,零剪接真實呈現,用一支手機搞定,再透過網路迅速傳播,你人不在現場,也知道記者會在幹嘛。2017春夏時裝周也是,或者該說自資訊爆炸的網路時代開始,時裝周已經不再是傳統媒體的主場,博主網紅他們渲染力道更強,現在,<Vogue>編輯群起砲轟這群花孔雀博主,認為他們的存在抹殺了時裝周。但厭惡他們之前,傳媒們是否也該審視自己的刀,殺向別人之餘,別同步毀了自己。

老記者人Suzy Menkes曾在2013年寫了一篇時尚馬戲團言論,認為街拍現象混淆了時裝周本意,引起了傳統媒體和網路部落客的口水戰,在極為自由的網路世界,所下的任何留言註解,都能被拿來炒作文章,當時雖然各有其主護航,可聲音是慢慢覺醒的。反觀現今,一個小點很容易被擴大解讀,甚至曲解,尤其出現群眾式言論,更容易激起鐘擺作用。

老前輩Suzy Menkes早有自知之明,幾年前說出時尚馬戲團字眼,可現在她也反向操作,在網路抒發最愛的時尚。

老前輩Suzy Menkes早有自知之明,幾年前說出時尚馬戲團字眼,可現在她也反向操作,在網路抒發最愛的時尚。

好死不死,2017春夏時裝周又見到傳媒和博主間的忌妒戰,而且換<Vogue>編輯集體帶頭評論。原文就出於Vogue Runway評點米蘭時裝周一文,Sally Singer、Sarah Mower和Nicole Phelps等全對自封為時尚博主的網紅們,在時裝周搶街拍焦點,為了搶品牌贊助,瘋狂換衣爭取點閱率,最刺眼的文字是Alessandra Codinha批評坐在前排的博主,搔首弄姿忘了自己是來看秀還是來作秀,盡拿品牌贊助,把時裝周當玩樂場子。

Susie Bubble(左起)、Bryan Boy和Chiara Ferragni,對<Vogue>編輯批評表示不公且不滿。

Susie Bubble(左起)、Bryan Boy和Chiara Ferragni,對<Vogue>編輯批評表示不公且不滿。

向來高高在上的<Vogue>,居然沉不住氣大肆抨擊時尚博主,還像小學生般揪人選邊站,群體言論三人成虎,儘管我們知道部分屬於實情,知道有些博主真不會寫文章,只會拍美美照,知道有些博主真有拿贊助出席,但他們隨便拍張照片,一個點閱率比寫一篇上千字數專題、寫到要死的編輯更重要。如果品牌沒那麼看中流量和即時宣傳效應,時尚編輯也想美拍就好。到底,有此言論的<Vogue>編輯群,多少仍保有些傳統媒體人的傲嬌。

時裝周有些本末倒置,場外的街拍反而成為重點。

時裝周有些本末倒置,場外的街拍反而成為重點。

被酸破壞時裝周的網紅博主,當然有話反彈回送給那些自認清高的編輯們。曾回擊過Suzy Menkes時尚馬戲團觀的Susie Bubble,不客氣地表示編輯厭惡博主拿贊助,這群時尚編輯何嘗沒拿過油水,何嘗只出席有下廣告的品牌活動,未免厚此薄彼。博主全身行頭都有品牌送,老網紅Bryan Boy更認為話有些太極端不公正,因為還是有人自掏腰包購買。evoke則認為會有花孔雀現象,是品味問題,但真要將時裝周腐敗文化遷就在街拍和部落客身上,理由很牽強。

街拍或許是造成時裝周亂象,但非絕對。

街拍或許是造成時裝周亂象,但非絕對。

如果<Vogue>等大型媒體能全然做到取消街拍單元,做絕點,連跟這些號稱是部落客名人,都別做好朋友,也不讓他們在網站和紙本雜誌開設專欄,那麼編輯們或許有理由敢大聲嗆。可我們都清楚,連正規時尚媒體都需要這些博主網紅幫襯,幫忙刺激點閱率,所以別太打臉人家。再者,確定只有博主會扮演花孔雀?時尚編輯不玩這招?我倒認為別再為了點閱率流量,盡做互咬對方動作了,在搶快直接血淋淋呈現現場的網路時代,如實報導是對的,深度質量也要顧,自媒體乏的是深度,可創意度不輸傳媒,而身為媒體人要有意識,求進化,更別忘記學校當初教你的公平正義。««

針對<Vogue>編輯集體酸文,主事頭兒Anna Wintour暫且緘默。但平心而論,時尚多少需要名人幫襯,只是名人選項又多了博主一欄。

針對<Vogue>編輯集體酸文,主事頭兒Anna Wintour暫且緘默。但平心而論,時尚多少需要名人幫襯,只是名人選項又多了博主一欄。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