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wie Broach 成功設計師都從犯錯開始
Spotlight of the Week: Zowie Broach


Zowie Broach(左)與Brian Kirkby(右)在1997年創立實驗性品牌Boudicca。

Zowie Broach(左)與Brian Kirkby(右)在1997年創立實驗性品牌Boudicca。

現在當老師很辛苦,面對網路爆炸資訊餵養的年輕學子,光守著過去課綱已不太管用,況且對唸時尚設計學系的來說,與其教他們歷史故事和實務裁縫,很難應付與日俱增的競爭生態。同理,學校也一樣,想招生又要保有一定名望聲譽,那麼背後執教鞭的老師得扛業績壓力,邊適時跟著時代走。倫敦皇家藝術學院時尚系去年邀請Zowie Broach擔任系主任,今年6月是她第一屆帶大的學生舉辦畢業展,也算是她個人的教育成績單。已經投身教職數年之久,自己和Brian Kirkby又早早於1997年創立藝術、建築和時尚的跨界設計品牌Boudicca,Zowie對教學很前衛,對時尚也是文青地超有主見,實驗性情好強烈。

 

倫敦皇家藝術學院今年時尚系學生畢業聯合展演。

倫敦皇家藝術學院今年時尚系學生畢業聯合展演。

Zowie Broach在去年7月被倫敦皇家藝術學院招攬,成為時尚系系主任,先前已在紐約Parsons設計學院、以色列的比撒列藝術設計學院(Bezalel Academy of Arts and Design),和芝加哥藝術學院(School of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任教,教書年資超過10年。她之所以受到倫敦皇家藝術學院任用,不外乎Zowie跨越時尚、設計、科技與視覺思維,可給現下學生極佳參考價值,況且自創Boudicca,經常與藝術或建築設計領域跨界合作,如先前曾和建築師David Adjaye合作時裝,充滿濃烈裝置藝術氛圍,Zowie正好可將品牌經驗分享給莘莘學子。畢竟現在的學生愛玩實驗創意,Boudicca無論在廣度或深度,都有許多故事案例可給學生當借鏡,坦白些,Zowie在時尚設計的實務與理論都相當熟稔,學界需要的就是像她那樣產學皆通的教育者加入。

Boudicca的女裝不走大規模量產路線,以限量為主訴求。

Boudicca的女裝不走大規模量產路線,以限量為主訴求。

為何說Boudicca的品牌概念與經營方針可提供產學相關經驗,套句Zowie Broach曾接受雜誌專訪時的話,時尚設計沒有開始或結束的類別選項,更不是像線條般,直條或有拋物線得拐個彎的過程,永遠都在嘗試攫取各種面向領域元素,加以整合,開花結果。儘管Boudicca成立到現在,滿18歲了,Zowie Broach和Brian Kirkby兩人依舊發揮藝術家性格,讓時尚有更多可能。

Boudicca偏愛用行動藝術手法展演系列創作。

Boudicca偏愛用行動藝術手法展演系列創作。

就服裝部分來說,Boudicca標榜不做大量生產,也沒有季節潮流分別,每件服裝都能穿很久不褪流行,而且數量有限,讓消費者有彷彿這件衣裝是專為其設計的假想感動。在2007年1月時,Boudicca發表了品牌首個高訂系列,當時可說是第一個英國獨立品牌受巴黎高訂公會邀請擔任客座來賓。特別的是Boudicca系列發表喜愛結合行動藝術展演,讓大家對服裝更感同深受,甚至與新銳設計合作,激發更多創意火花。

Zowie Broach投身教鞭,少說有10年以上教學經驗。

Zowie Broach投身教鞭,少說有10年以上教學經驗。

回到現實面,許多品牌情願選擇名人聯名,或許它是不得不為的趨勢走向,沒有人想跟金錢過不去,因為超級明星有廣告效應,打造的系列作品可獲得龐大效益。對Boudicca和Zowie Broach而言,寧願傾向找有天分潛力的新人合作,縱使設計師的名氣沒有響叮噹,消費者對其認識度也不夠,Zowie很願意給彼此成長機會,因為此時不做,更待何時,所以在品牌官網,大方召募同好,希望未來能召集有志一同的設計師,一起激發更多創意火花。除此,Zowie解釋不管是在面對學生,或自己品牌經營,她深覺千萬別倚老賣老,隨時保持開闊胸襟接受挑戰批判,同時自我競爭,找假想敵督促自己。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