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圈子超.善.變!當你走紅時,臉臭人跩又何妨,誰都會巴過來,一旦吃鱉落難,想求個暖,馬上閃遠遠。沒關係,地球是圓的,早晚會遇到,運也不是永遠處低潮,抓對時機,也能回來。


Giorgio Armani王國的繼承問題,常常被記者拿來詢問,現在終於鬆口,由基金會來管。

 

為何旁人總說時尚圈bitch多,因為上至品牌高層、設計師、名人,下至公關、媒體與小助理,全都看「人」做事,有名氣、正踩在浪頭的,說什麼,總有人聽你說幾句,連旁邊的阿貓阿狗都有甜頭嚐,更能登高一呼,簇擁著一堆粉。但是沒有人能永遠高掛勝利組,時尚圈淘汰速度快又殘,在圈裡攪和過大半輩子的設計師們,最能體會人間冷暖,有人平淡一生,有人呼風喚雨,卻又重重摔下,然後找尋機會重爬起。千年老妖,要會能屈能伸啊。

 

時尚界老妖精設計師,我想除了Karl Lagerfeld,沒人能比他更屹立不搖,從年輕風光到現在;Giorgio Armani經過癌症治療,一路走來,時時有風聲傳出退位消息(媒體也嗜血地巴不得他出事),偏偏硬坐在椅子上好好地,直到2018春夏女裝發表後,總算鬆口Armani王國何去何從,去年7月成立基金會,遙控整個集團,即便未來家族選定人選,在不持有股份下,好能保持Armani體制運作正常。這些耆老懂得明哲保身,一輩子受愛戴,但下列人士,目前看似活在檯面上,卻不小心有著黑歷史伴左右。

 

John Galliano,醉酒說錯話,冷凍再解凍
現在提John Galliano,好像是拿到一塊快發霉的蛋糕,似乎有點過時。儘管現在手握Maison Margiela,也算是一方小地頭蛇,可擁有的號召力已不若當初風光。但至少,他拚老命爬回時尚圈!

John Galliano被Dior解聘後,也是過了一段時日,重新站穩腳步。

 

大家總認為他一生平步青雲,但還未被人從Givenchy挖到Dior前,Galliano個人同名品牌曾面臨財務危機,重心移往巴黎,讓他藉勢爬起。在Dior可說是他人生最大轉捩點,以戲劇浮誇的手法,迷倒貴婦和媒體圈,從此是焦點所在。但成也Dior,敗也Dior,2011年一場酒醉失言風波,因為侮蔑了猶太人,讓LVMH打蛇隨棍上,趁機遣散了花錢花很兇的他,儘管裝憔悴悔過,沒了Dior,也失了自己品牌設計師位置。

 

有人說他會去Oscar de la Renta,還說他積極透過Anna Wintour牽線,至少有好幾年時間,算打零工似的,偶爾出現在媒體版面。一直到2014年,接手了長期沒設計師頭頭兒的Maison Margiela,重新回鍋。

雖然部分評論認為Maison Margiela 2018春夏女裝賣老藥,少新概念,可John Galliano積極在創新it bag。

 

聲勢或許不像現在當紅設計師,可他老人家也貨真價實存在。

 

Alessandro Dell’Acqua,No.21的創始人,笑說上帝曾把窗全關掉
John Galliano其實不算慘,對照如今Rochas的設計師Alessandro Dell’Acqua,他才更該感到森七七。1996年自創同名品牌,就因為跟母公司Cherry Grove有點爭執,對外宣稱未經他同意,便生產了2010春夏男裝,於是,他被掃地出門,從此失去同名品牌的擁有權。

設計師Alessandro Dell’Acqua,曾嘲經歷過狗不理的低潮。

 

設計師很直白地說,上蒼把所有窗戶全關掉,起死回生機會等於零,連平時親近的好友也疏離,想自立門戶又如何,自己的名字不能用,改用生日來代替,催生No.21,不過老天爺又丟難題,誰要來生產投資Alessandro Dell’Acqua的時裝啊,帶好簡報遊說金主,聽到泰半答案是「喔!這位設計師不錯喔。」然後,沒有下文。

 

又過了幾年歲月,2013年夏天,老牌Rochas高層打電話來獵才,談了接設計師的缺,這對Alessandro Dell’Acqua而言,像是老天開玩笑,他壓根不敢多想,甚至面試過,覺得自己老人一枚拚不過新銳。結果一接到現在,雖然Rochas早不是主流時尚,看看Alessandro做得還算中庸,撐到現在,尚未傳出異動消息。

 

Olivier Lapidus,「戲棚下等久就是你的」最佳代言人
如果Lanvin沒說要找Olivier Lapidus替代Bouchra Jarrar,對這位快60歲的設計師老先生還處於一知半解狀態。Olivier Lapidus戰績如何,2018春夏發表,應該讓大家有點嚇到了。把Lanvin打造成法國版的MK,這句豪語,怎麼聽,都覺怪怪。

Olivier Lapidus(中)接棒Lanvin設計師位置,有些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說起Olivier Lapidus,算有靠山,設計師Ted Lapidus兒子,多少有從爹親那遺傳點天分,外加Balmain男裝創意總監頭銜,挺吃香喝辣,可這只有1985到1986年短短經歷,履歷有些虛虛的,其他時間,回家接棒老爸打下來的江山,用高訂立足天下,要不跨足家飾設計,要紅到飛上天,我們可能想太多。

Lanvin會像媒評說的糟,還是跌破眼鏡,在市場銷售扳回一城,我們全吃飽撐著看好戲。

 

八卦版說法,Lanvin的王效蘭會找他,多少因為是舊識關係,在耳邊吹吹風;官腔說法,因為Olivier懂訂製,理當可以挽救品牌一把。所以讓設計師東蹲西熬,終於等到他上位。最後會怎樣呢?交給時間吧。這圈子載浮載沉,等久,也是有自己天下,重點是要會熬。

 

Text / Hsiang Chang
Source / Vogue Runway、WWD、The Week UK、The Cut、Newsw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