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和品牌的婚姻關係,愈來愈短,也許剛開始甜蜜,直接切入分手。苦的,未必都是設計師,品牌自己有時寶寶苦,寶寶不說。特別是老牌,感觸最多。 


以為Bouchra Jarrar能救得了Lanvin,可Lanvin依舊業績慘兮兮。

 

今年品牌設計師大風吹,Givenchy確定由Clare Waight Keller接手,Riccardo Tisci和Versace「秘戀」則是無疾而終,檯面大牌子設計師職缺大致底定,暫時無風吹草動,焦點間接轉到那些有志難伸的設計師身上,感嘆沒位子好卡,但是否有人想過品牌本身或許也有些問題、癥結點,讓接手創作者難為?Lanvin喜孜孜迎娶Bouchra Jarrar,才兩季,雙方7月分道揚鑣,60年代活躍的Courrèges,雙人組Sébastien Meyer和Arnaud Vaillant,同月說再見,對有歷史包袱的品牌來說,跟設計師的姻緣,像是看好萊塢情侶,沒幾年,分一對,永遠都在騎驢找馬。

 

新興品牌少有設計師換N輪籌碼,應該說還沒有換組命,創辦人校長兼敲鐘,一人扛多角色,等哪天成功後,可能變數就跟著來了。把品牌賣掉,或找個金主投資,專心做幕後老闆翹二郎腿,給其他「新人」機會。檯面上,常聽換設計師,其實以資深品牌居多,尤其愈老的,換人才叫兇,因為有的想要像YSL當初找Hedi Slimane、Moschino點名Jeremy scott,以及像現在的Gucci(Alexander Michele)與Balenciaga(Demna Gvasalia)都得到真命天子般,讓瀕死老牌瞬間起死回生,所以他們不停地試哪位設計師好,就留哪位。

 

然而不是每個老牌都如此幸運,相對也看出這些牌子真的有如夕陽黃花落。大家應該還記得法老牌Leonard吧,1958年創立,Daniel Tribouillard帶頭衝市場,融合了日本和服美學,以及針織印花,在70、80年代巴黎享譽盛名,Daniel一路做到退休(2001)交棒給Michele與 Olivier Chatenet團隊後,接著與Véronique Leroy(2011年)合作近8年時間,自此開始設計師短命輪迴。

 

Maxime Simoëns是Leonard史上最短命媳婦,只做一季就GG,傳言創意改太大,讓品牌資深大老難接受,然後,你就看到殷亦晴名字在上頭,又然後,換上另一位名字Christine Phung。現在設計師多2年簽,今年或許是關鍵。但換了那麼多,Leonard有什麼大力作為嗎?或說是亮點,我腦小,沒被塞進去。


Maxime Simoëns應該是Leonard史上最短命的設計師,做一季便交棒,設計師個人品牌原本LVMH有投資,在業界當時挺轟動的新銳,結果也落撤資下場。

 

晚年走慘運的,還可以算André Courrèges一枚。在60太空年代,沒聽過André Courrèges,可不fashion,設計師他跟Mary Quant吵誰是迷你裙始祖;Go-go Boots白低跟短靴充滿未來感,算是他帶起風潮,1964秋冬推出,引起女人尖叫聲,A line輪廓洋裝走到哪都威風,那時候跟Paco Rabanne及Pierre Cardin各執天下。

 

André Courrèges算趁著人氣,1978年時將牌子授權賣給日本一家公司,可惜自此運勢呈下滑現象。80年代,巴黎時尚崛起的是川久保玲等日本設計師的解構美學,Courrèges的路早退流行,經營每下愈況,儘管1994年拿回主導權,自己罹患帕金森症,宣布退休後,剩老婆忙內忙外,最終決定徹底讓出,2011年賣給Young & Rubicam投顧。新金主洗盤重整,2015年找了Sébastien Meyer和Arnaud Vaillant擔綱設計,品牌正式更名成Courrèges,但今年設計師也走了。普遍人只識Vetements、Balenciaga,誰還為Courrèges小鹿亂撞。它,很難回到60年代的風光。


André Courrèges在60年代紅極一時,但現在呢?

 

跟Courrèges差不多同期的Paco Rabanne,同走科技未來感,被赫本在電影「儷人行」裡穿過的銀色塑料亮片洋裝,就是設計師當年巧作,他可是超愛用PVC科技素材造衣。哀嘆時不我予,從創辦人退休後,設計師也換過幾輪。汰換率頻繁的,應該也要把Ungaro算進來,甚至它換設計師速度好驚人!

 

數了數,Giambattista Valli、Vincent Darr、Peter Dundas、Esteban Cortazar、Estrella Archs與Giles Deacon全待過,驚悚的是Lindsay Lohan也曾來「沾醬油」,今年3月官方新聞稿說,Fausto Puglisi(2012年就任)跟牌子ㄘㄟˋ,整個2017秋冬算沒跟進巴黎時裝周發表,同時品牌也火速遞補Marco Colagrossi當女裝創意總監,相當快地在6月推出2018早春。

 

那你是否想問我牌子健在嗎?它活著,可惜不是主流。從高點跌落,退居二三線,甚至高不成低不就的老牌,也真不少。再舉幾例你聽聽,Vionnet和Genny也算老,但時下90後甚至千禧世代應該很無感。Genny,義大利女裝,Arnaldo Girombelli一手創立,在60、70年代紅極一時,更擴展副線,Gianni Versace便是從中崛起,擔任創意總監,可惜好景不常,2001年轉手Prada,隔沒幾年,宣布停止運作,獨存品牌名字,2011年轉賣給Swinger International集團,找新銳Gabriele Colangelo,看能否創造奇蹟。

 

可惜緣淺,設計師2年魔咒又見一例。改由Sara Cavazza Facchin接替位置,不過,Genny還未再次嚐到大紅大紫滋味,如果Gianni Versace地下有知,他會感慨吧。

 

Vionnet,20年代的老字號,因為原創Madeleine Vionnet,從希臘女神的斜裁裹繞得來女裝輪廓靈感,被奉為斜裁女神,與Coco Chanel齊名,而風光僅止於設計師選擇1940年左右退休前,公司和品牌走入了清算與併購階段,數度在財團間轉來轉去,最後由俄羅斯女強人兼設計師Goga Ashkenazi拿下經營權(2012年),Goga一手當老闆一手當藝術總監,扛起Vionnet設計營銷事務,聲勢浩大地為品牌辦展,求復甦之道走得響亮,甚至近年加碼Hussein Chalayan一起打造設計團隊。現在的Vionnet仍和Chanel並駕齊驅嗎?我們都知道,距離已拉得好遠。

 

曾退出江湖又回歸的老牌,多半無法再戰巔峰。像是回歸的Schiaparelli,雷聲大雨點小,設計師也換了一票,被韓國新世界的鄭佑京買下的Paul Poiret,現在處心積慮回來主舞台又怎樣,真如外界說請殷亦晴掌局會較好?面對時下流行現象,要回來有點危險。檯面還有些搖搖欲墜的老品牌們,其實還挺多的,已過125年歷史的Lanvin,會是下個危險指標?機率挺大,Bouchra Jarrar適應不良,業績下滑,正唱著縮減人事進行曲,未來它需要打掉重練,死馬當活馬醫,但誰來打就鐵定成功,事事無絕對。


Paul Poiret(右)雖然早就成先去,他的品牌商標權最近被韓新世界集團買走,正積極復甦中,但不敢保證主舞台有它位置。

 

我想起Gucci,大起大落也經過2回合了吧,前因為家族鬥爭差點斷送品牌前途,後來讓Tom Ford把牌子救了起來,承接的Frida Giannini享受前人種樹,也敵不過世態變化,Gucci業績直直落,開雲大老闆看不下去,大刀闊斧一改,CEO跟設計師跟著出局,現在又靠Alexander Michele造就新經濟奇蹟。疲憊老牌想再度爬起,需要的不只是蠻牛,更差那位有緣的設計師。


Gucci算歷經2回改革,設計師Alexander Michele重把品牌變金雞母。圖為Gucci 2017秋冬形象廣告。

 

 

Text / Hsiang Chang

Source /Gucci、le Parisien、Helena Rubinstein magazine、New York Times、Vogue Runway、WW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