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人搶著當名流,但還不夠格攀著金字塔頂端,真正的上流社會,有錢靠勢,也得有幾把刷子。


中國女孩宇航,因為在芭蕾舞領域表現特出,去年受邀參加巴黎名媛舞會。

 

最近晚餐時間伴著電視韓劇「三流之路」超有感,沒錢沒勢,就算空有才藝,也會讓人跳過、忽略過,癡心妄想著哪一天擠進上流生活。一般市井小民很欣羨,那群差一點就住在金字塔端的人,豈有拒絕道理。因為有錢、有權,未必就能當上流,尚需要一些規範認定。女星Reese Witherspoon今年幫18歲女兒Ava Phillippe報名參加的巴黎名媛晚會Le Bal des Débutantes(簡稱Le Bal),據說這是女娃轉大人、可以嫁入、攀上富貴,讓自己在上流社交圈名氣大開的最佳關卡,許多好野人、政商名流爭相把自己兒女送進去。

 

在西方王公貴族有個傳統,會把自家達到成年年齡的兒女們,送去參加公開舞會,與其說是成年禮象徵,倒像是把女兒「銷」出去嫁掉,順道建立良好人脈社交關係,這樣一個圈兒一個,權勢就這麼得來。當然這是以前老祖宗留下來的習慣,現在,未必真求把女兒嫁掉,但也是有這樣的公開社交場合,讓名媛、政商名流彼此交流機會。

 

不過,誰都能來參加,那這會顯得太大眾,不夠獨一無二,不夠上流。Ophélie Renouard,仿效傳統宮廷舞會,1992年開始便開辦的巴黎名媛晚會,開出一年只有20位18到22歲的女孩兒,才能參加的社交舞會。女孩們可以享受著設計師量身訂製高訂晚服,享用美食美酒與高檔住宿,而且相伴的男舞伴也是經過精挑細選,家世清白之外,不是權就是貴,只要受邀參加得了,那麼全世界富貴名流的眼光就會停駐在你身上。那些女孩們簡直是鑲了金的灰姑娘仙杜瑞拉。


巴黎名媛舞會的男伴們也是得精挑細選。

 

Le Bal巴黎名媛舞會之高端與高傲,且被富比士認為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高級奢華場合,自然有它頂級理由存在。創辦人Ophélie Renouard在每年11月25日舉辦前,年初便要整理篩選女孩資格,每位參加的女孩,得確保紙片人曼妙身材,畢竟是穿設計師高訂,據傳部分獲邀名媛,心機之重,不,是心思之細膩,會提前找設計師溝通,再來自然是啣著鑽石金湯匙身分。當然,若女孩本身有何優秀才能,Ophélie Renouard也會列入考量,好比曾有一年,知道一位司機16歲女兒擁有高智商,媲美愛因斯坦,Ophélie透過關係要到電話,親自邀請她參加。


巴黎名媛舞會想參加,有錢還未必有資格。

 

倘若有錢但黑歷史在身的,Ophélie連甩都不說。好比川普的兩位女兒,Ivanka包含在內,曾被Say No過,另外Paris Hilton從小就愛玩,也被刷掉過。所以能參加舞會的女孩們,簡直拿到鍍金門票。來看看今年參加名單,明星二代Ava Phillippe、導演Louis Malle的孫姪女Jeanne Malle、模特Stella Tennant女兒的Cecily Lasnet等,以及19歲印度寶萊塢年輕女演員Ananya Panday,巴黎名媛晚會飄來明星味。


Ava Phillippe(右)成了今年巴黎名媛舞會大亮點。

 

Text / Hsiang Chang
Source / Le Bal、Page Six、Madame Figaro、Vanity Fair、Vog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