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續收到一些品牌財報資料,好像大家業績都有成長,揮別去年陰霾,連瑞士鐘錶出口業都說市場又開始活絡。但是有人賺就有人賠,或許用縮減店面來精算成本,最痛的就是say goodbye。看似有錢一起賺的2018,仍有精品,包含媒體在內,黯然退出市場,等待下回東山再起。


Carven業績糟,目前進入破產階段,等待金主伸出援手。

 

Moschino母公司Aeffe,去年財報數字最漂亮,別人還在小幅微升,但它利潤卻翻漲了3倍以上,恐怕連Kering、LVMH都甘拜下風。沒跟上賺到錢的,應該說去年2017經營出現危機,其實已經陸續在今年提出改革方向,巴黎老牌Lanvin找到中資入股,幸運躲過風暴,可是同為時尚法國血統的Carven,沒那麼幸運,現在已申請破產保護,等待富爸爸出現。媒體業也好不到哪,<Interview>宣布停刊後,英版<Instyle>從紙本轉型數位,最後決定連數位也不玩了,誰又會是下一個暫停歇業對象?


Moschino替母公司Aeffe賺進大把鈔票,圖為2018春夏。

 

看財報時,總是幾家歡樂幾家愁,Tiffany & Co今年終於可以呵呵笑,因為數字是上漲的,連帶去年上任的CEO Alessandro Bogliolo,位置總算坐得安穩些。再瞧瞧Ralph Luren,其實近一兩年表現沒太好,不過它的股票居然在上漲中,利潤正慢慢回升,老闆與股東應該可以不用再愁眉苦臉。

 

反觀Gap,面臨左右為難窘境,比自家集團的Old Navy糟,業績每況愈下,改變轉型速度過慢,甚至轉型不明確,無疑替品牌招來更高風險,而店又擴展得過快,內耗掉不少營運成本,原本想靠中國市場撐腰,前陣子中國地圖印花T引起強國玻璃心碎滿地,想討好,卻討到一巴掌,得不償失。所以Gap想要轉型革命前,得先節流,去年關閉百家店面還不夠,今年又要再砍200家。能否搏到生機,俗語「阿婆生子」,有得拚。誰叫Gap從數年前開始,就被Forbes(2013)不看好,認為是會消失的品牌。


Gap也出現營運狀況糟的窘境,日前T恤上的中國地圖更招來強國人不滿抵制,讓品牌火速下架道歉。

 

Gap還在拼命,Carven則呈現溺斃狀態,連一塊可救命的浮板都還沒看到。Carven的命有點坎坷,1945年誕生的老牌,2009年找來Guillaume Henry擔任創意總監,把品牌翻轉新當代形象,不過自從設計師提出辭呈後(2014),業績每況愈下,儘管換了設計師,且由香港藍鐘集團買下大部股份(2016),進行調整,最後換來申請破產保護下場。


Guillaume Henry替Carven翻轉新形象,做出好口碑,接著2014年離開跳槽Nina Ricci,可他似乎新環境適應不良,做了4季,便提出辭呈。

 

無獨有偶,自媒體網紅快速活絡的當頭,媒體產業轉型失敗的話,終究走向退出市場機制。英版<Instyle>所有權落在英國Time集團,2016年時決定取消紙本,改作網路,隨著集團今年易主,新主子決定不再續用<Instyle>英版的相關授權,說坦白些,英國網站從5月21日起關閉功能,使用者輸入網址,將被導向美版頁面。這是繼<Interview>雜誌後,另個落敗的媒體。


英版的<Instyle>收掉了紙本印刷,現在連網路版也沒了,一切都是背後的新老闆說了算。

 

還有多少品牌甚至媒體單位等著上殘酷舞台,有得數了。

 

 

Text / Hsiang Chang
Source / WWD、Vogue、Fashioni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