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y Warhol如果地下有知,他會氣急敗壞跳起來,努力阻止<Interview>雜誌被收掉的命運嗎?做雜誌本來就很花錢,請人要錢,製作內容也要錢,但在網路數位世代求快求高利潤下,媒體的生存環境顯得更加惡劣,已經到了劣幣逐良幣局面。奉勸想靠這份薪水存錢的,別輕易進入媒體這行業。

 


當初創立<Interview>雜誌,集結藝術與文化內容的Andy Warhol(左三),若面臨現在媒體生態,他又會怎麼做?

 

紙本媒體轉數位或減刊,我們無可避免,在這網路傳播為首的年代。每有一本雜誌報紙預告要收攤轉型,心裡感慨只會多沒有少,儘管如此,還是有些獨立小眾媒體逆勢誕生,不知道會不會像<Harper’s Bazaar>那樣活超過150年,至少崛起受到矚目那段日子精彩就夠。沒白活最重要。

 

對一些經典雜誌而言,準備吹熄燈號,更讓人感到難以置信。Andy Warhol 1969年草創的<Interview>,確定本周收攤,不僅紙本,連同網路編輯台要一起結束,因為它現任老闆Brant Publications出版社打算替雜誌提出破產申請。

 

Peter Brant在1989年,Andy Warhol過世2年後,將<Interview>買下,重新整頓,2008年才掛牌重新出發,苦心經營那麼久,最終不敵紙本泡沫化。


<Interview>也可說是老雜誌一本,Peter Brant購買授權後,等了許久才讓雜誌重新回到檯面,隔了10年,又要停刊,甚至面臨破產危機。

 

有時,我挺愛翻<Interview>,喜歡它介紹設計師、名人故事,深度內容是可當參考資料,尤其要多認識時尚設計師時,定會到它網站找精神食糧。可惜它將無限期停刊。至於為何走向今天這個局面,如果沒有員工爆料雜誌付不出房租,辦公室面臨無法使用狀態,全員包含Brant出版社在內的美術部門,仍在待命狀態;更慘的是,對員工薪資談進來和實際給的有出路,恐怕沒人知道<Interview>背後的財務黑洞。

 

Deborah Blasucci,在<Interview>待過數十載的老員工,控訴前年被不當解聘,理由其一是她從公司拿走太多錢,而攤開合約書,除了高薪,還有房租,遇到被資遣,又有一筆高額補償,但這些在Deborah Blasucci離開時,並未全部落實,才演變由法院來當裁判官。


又一本雜誌要收掉,
<Interview>可能連數位內容也要說再見。

 

2016年辭去<Interview>總裁職位的Daniel Ragone也說,待了6年,老闆Peter Brant並未按約給他應得的佣金,算一算也有20萬美金。已離開的雜誌副發行人Jane Katz同樣申訴遭不當解聘,欠了至少23萬美金。<Interview>未免欠債過多了吧!

 

看到這些數字,心裡的感受是想罵點髒話,上頭高官把錢都拿走了,底下的基層編輯哪有好薪情。

 

另外,雜誌編輯總監Fabien Baron與他太太,同時也是造型師的Ludivine Poiblanc,兩人執行雜誌業務,公司卻沒給錢,儘管後來協商分期支付,也沒有實現,最後4月份提出辭呈。藝術總監Karl Templer,之前算被MeToo波及,遭模特兒控告性騷擾,4月時離開雜誌,但據知悉內部人士透露,<Interview>也是拖欠他28萬美金,才決定辭職。

 

面臨一連串員工追討薪資所得,這本雜誌已經腐蝕的可以。當然能想見出版社老闆決定申請破產保護令來護住最底線。

 

老實說,做媒體,沒有不花錢,要好的人事,要有相當pay,要有好內容,你不給製作費怎麼有精彩。現在是一人兼當好幾人沒錯,但你沒給馬吃好吃飽,餵得是「噴」,有何屁用,還是當權者仍抱著春秋大夢,認為網路抄抄,圖片盜盜就有好效果,多省事又省力啊?難怪媒體素質一直在後退。


<Interview>拍攝過不少膾炙人口作品,獲得不少名人、藝術家甚至大咖攝影師贊助,Kim Kardashian去年拍攝的9月號,以賈姬為範本,雖然被酸不夠格,但整體拍攝質感氛圍不差。作為同業,我倒是喜歡。

 

我也很清楚現在的媒體生態,沒錢沒資本的就做無本生意,要求著只有最低預算沒有最高上限來製作專題,有時編輯還得自掏腰包,四處賣人情做事。<Interview>或許財務出現危機,導致停刊,但未嘗暴露了雜誌媒體環境本身的腐敗。

 

Text / Hsiang Chang
Source / WWD、Interview、CNN、Edward Kurstak Fine Art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