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跟媽媽說立志當第一名模,現在當模特,錢難賺,快改行網紅才能快快賺桶金。


以為當模特很吃香,不是人人有機會薪情高。

 

還肖想報名模特選拔比賽,幻想脫穎而出得到國際伸展台機會?那得付出多少心血才能實現,打肉毒、隆鼻、微整形,維持九頭身好身材,一丁點贅肉都不殘留,別說你要靠大尺寸爭平等,並非所有女孩兒受幸運之神眷顧。成千上百的妹妹們穿梭T台間,要像Kendall Jenner、Gisele Bündchen有百萬薪,難矣。勸妹妹們,T台別巴著了,改當網紅最實際,無須嚴苛身材條件,只要在網路殺出一條人氣路,品牌廣告邀約主動排隊上門來,比走秀拍照更實在,甚至更好賺。

 

「沒有1萬美金別叫我起床」,出自90年代Linda Evangelista名模語錄,但不是每個混國際舞台的都有高收入。

 

紐約2018春夏女裝周尚在進行,美勞工統計局放炮說紐約模特平均年薪不到5萬美金,還有負債現象,部分設計師會以衣服替代現金當酬庸,只當模特根本養不活自己。換算成台幣,年薪看似有破百萬,從事時尚產業也要投資、社交人際關係成本,老實講,勉勉強強。

 

在浪頭上的模特前輩們,最常告誡台上1分鐘,台下10年功,確實穩健台風靠經驗與磨練,可現今社會更現實,你沒有臉蛋也要有星二代光芒。瞧瞧現年16歲的Kaia Gerber,小女娃日漸端莊,紐約2018春夏女裝周大放異彩,會有媒體版面,媽媽名模Cindy Crawford好基因,含銀湯匙出生,給了十足火力相挺。常混時尚圈的更該知道,名模早出現斷層,誰來接Kendall Jenner、Gigi Hadid或Bella Hadid等,這批還在檯面的名模群。目前沒人有這霸氣。推給Kaia Gerber嗎?還太早。


紐約2018春夏女裝周新嬌點落在16歲的Kaia Gerber,仗著名模媽Cindy Crawford,走了幾場大秀(左起Alexander Wang、Calvin Klein、Fenty x Puma),彷彿成了全世界焦點。若非如此,紐約模特何其多,媒體會看在眼裡嗎?

 

說白些,現在是名模式微的年代,在國際伸展台有好成績,未必事事如意,想要有廣告找上門,業主多詢問社群粉絲。甚至,品牌們甘願先找網路客,特別是美妝品。Forbes 6月時公布網紅影響力名單,從娛樂、遊戲、旅行到美妝,每位在IG、Facebook或Youtube擁有百萬追隨者。阿里巴巴最近也分析大數據,榜上50大網紅,雪梨、張大奕、于momo、金蘑菇菇、愛吃小番茄的番茄等博主,他們背後有著高消費力和高忠誠度,督促著粉絲群願意掏錢買,這些網紅主左打影星紅人,右打傳統媒體,取代媒體力量,成為新群眾勢力領導霸主。品牌也樂得跟他們合作。


博主Chiara Ferragni也到紐約18春夏女裝周,IG勤奮發圖,部分都跟廣告扯上邊,連Maserati跑車也贊助。但有內幕指出,有些博主像Chiara那樣,根本無法刺激銷量,他們最多拉升品牌形象罷了。

 

國外老早部落客當道,台灣則是這一兩年慢慢意識博主勢力,隨即地,模特業悄悄進入寒冬,大型時裝秀愈來愈少,縮減預算成靜態展演,活動模特需求人數逐漸下降中,錢挪給了網紅。Versus Versace為台北101周年慶,打造獨家紀念熊,若換成過去名模時代,必請一堆名模站台,但看板人物已經換成博主天下,媒體收到的新聞稿,明星、博主變主角。

日前Versus Versace公關發稿台北101周年慶,提供照片除了藝人,就是部落客出席照。台灣時尚活動近年來也嚐到網紅甜頭。

 

所以,別再緊追模特夢了,若真心非當模特不可,也請先學會當博主,後者才是未來生財之道。

 

Text / Hsiang Chang

Source / Vogue、Versus Versace、fortune、PopSugar、IG@ Chiara Ferrag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