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設計師風光退位,仍高調地在媒體或自己IG上狂曬度假照,有些則是時不我予,設計理念總跟商業無法取得平衡,宣布退位,銷聲匿跡。你問我他們多「神隱」?直逼近日「霉霉」等級。

他們的創意難敵市場,索性退位神隱組:

 

1. Jil Sander:神隱度:100%
坐擁「極簡派三大領導者」之一頭銜,卻也是「商業與設計理想」間無法取得平衡,「三進三出」同名品牌道盡了一切。有人說她坎坷,也有人說是因她的硬脾氣,只能說一代極簡大師,事業運相當不順。

1968年創立品牌,80年代打下江山,但營運不善,1999年轉賣Prada集團。設計師硬脾氣,終究無法與財閥取得共識,憤而退出一手創立的江山;2003年,接任的Milan Vukmirovic仍無法帶起銷量,再次被請了回來,只不過雙方間的嫌隙,怎有那麼容易釋懷的道理,Jil Sander做兩季後選擇再次離開,由Raf Simons接手。2006年,Prada集團將品牌轉讓給日本恩瓦德集團(Onward Holdings Co)後,再次被挖腳回來,卻再度以理念不合為由,選擇離去,最終隱居家鄉德國。

 

現今的Jil Sander,由Lucie Meier和Luke Meier夫婦指導,將在接下來9月發表全新系列。而Jil Sander女士呢?沒了和Uniqlo的聯名系列(2009年推出的J+系列),逍遙度日中。

 

 

2. Consuelo Castiglioni:神隱度:90%。
Consuelo Castiglioni,說她是位與世無爭的設計師也不為過,看了不少專訪文章,她的形象,就是位個性天真爛漫的少女。去年年底丟下的震撼彈,因「個人因素」選擇離開,Castiglioni家族全體抽離Marni。

 

說走就走並沒有事出突然,讓時間回溯至2012年年底,當Marni宣布將股份賣給Diesel母公司OTB開始,便有跡可循。或許當時真想藉由OTB的財力,讓品牌行銷全球, 2015年時,將品牌整體出售給OTB集團,但是此舉,卻成了設計師噩夢的開始。根據業界內線表示,Marni這家族事業,本就與世無爭,當分散品牌管理權給一個以商業利益為重的財閥時,終究不會有好結果。理念不合,成了Consuelo Castiglioni離去的主因,天真浪漫和現實殘酷相碰撞下,成了時不我予的代表之一。而退休後,設計師也神隱了起來,過著逍遙的生活。

 

 

3. Ann Demeulemeester:神隱度:70%。
安特惠普六君子之一,影響後世深遠,卻在2013年年末,以手寫信的方式,向各大時尚媒體宣布退位消息,時尚界一陣譁然。以黑白色調貫穿設計的Ann Demeulemeester,於1986年創立同名品牌,創立bvba32公司,挖掘Haider Ackermann。然而,退休消息如晴天霹靂,讓人措手不及,信中「階段性任務已了,將轉往下一個目標邁進」一句話,看似決心急流勇退,但業界卻私傳,這與她長年夥伴Anne Chapelle有關。

 

23年前,Anne Chapelle受Ann Demeulemeester之邀,加入bvba32集團,但兩人似乎對於品牌發展,有著天差地遠的差別,Ann Demeulemeester穩扎穩打,不求躁進,就算小眾也無所謂,認為設計沒必要譁眾取寵;Anne Chapelle卻完全相反,一心想將Ann Demeulemeester打造成國際集團,不只自己創NV EDU公司,還擅自將Haider Ackermann股份買下,硬生生拆成兩個品牌提高營利,而這也成了兩人走向陌路的導火線,更演變成Ann Demeulemeester求去原因之一。畢竟設計師最風光的時代已經過去,順著點喊退,位常讓自己留下好名聲。退位後,安小姐和老公回到比利時老家,珍惜和家人相處的時間,最近一次現身,是去年獲得布魯賽爾大學榮譽博士學位時的演說上,至少看起來,氣色相當不錯。

 

 

4. Stefano Pilati:神隱度:60%。
在時尚圈中,沒人會對Stefano Pilati的剪裁及用料打負評,應該也不會有人會否定他的能力。曾待過許多精品品牌,在YSL發光發熱,後跳至Zegna集團後,一手掌管Ermenegildo Zegna男裝、高訂系列,以及女裝Agnona,履歷相當豐富,但他卻也是位「設計」與「商業」角力下的落敗者。

 

在2015年宣布放手Agnona時,<WWD>就曾深度報導過:「根據業界消息指出,儘管Agnona在Stefano的運籌帷幄下,質量與設計兼具,但售價偏高,且數量不多,以實驗性質為主。」而這也和品牌體質相衝,在集團內部商量後,決定先讓Stefano暫時掌管Ermenegildo Zegna,只不過對於面料的堅持,以及融合女裝概念的設計輪廓,Ermenegildo Zegna看似加入了不少設計新血,卻終究敗給了商業因素,賣不好成了設計師的致命傷,因此Stefano Pilati在2016年2月時,宣布離開。離開後的Stefano看似逍遙,除了偶爾受邀出席發表大秀外,完全神隱,直到近日透過個人IG無預警發布全新服裝「Random Identities」系列,但隨後卻又瞬間沉寂,似乎是在等待最完美的timing,風光回歸時尚圈。

 

 

5. Peter Copping:神隱度:50%。
擁有中央聖馬丁和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雙重學位,曾待過Iceberg、Sonia Rykiel及Louis Vuitton,並曾受Marc Jacobs提拔重用,2009年更加入Nina Ricci成為設計師,2014年獲Oscar de la Renta先生欽點,接下這時尚帝國。

 

但接下Oscar de la Renta,有如站在巨人的肩上,而看到的,不是遠方更美的風景,反倒是看見一座「永遠跨不過的山」,服裝系列遭到媒體和買家質疑,表現平平沒有突破,實際層面更無法帶起業績,甚至和品牌CEO間有嫌隙,因此在短短2年後,以個人因素為由,揮一揮袖,告別紐約這顆大蘋果。

 

回到英國的Peter Copping,可不急著重操舊業,反倒以特約編輯的身分,在<Architectural Digest>上持續拋頭露面,偶爾逛跳蚤市場淘寶,或是去觀看設計展,IG上也能看他時常分享雕塑品的照片,看起來生活滿愜意的。


Peter Copping時常在IG上分享各式照片。

 

 

Text / Nic Teng
Source / Videofashion、giphy.com、每日頭條、Style.com、petercopping、ULB TV、ParisModesen、NET-A-PO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