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級訂製服,比工藝,比剪裁,比創意,更比奢華。2018年春夏系列,華麗依舊,卻少了點讓人大開眼界之感;比起華麗晚裝,日裝似乎比例更勝,難道是潮風也吹向了高訂週?(圖為Dior 2018春夏高訂)


Chanel這次不做怪,大皇宮變成巴黎古典花園,浪漫非常。

#1. 儘管衣服再美,也比不過身上飾品:

於巴黎羅丹美術館發表的Dior 2018春夏高訂,以超現實主義藝術家Leonor Fini為靈感,會場半空懸掛著眼、鼻、身等各部位器官,藉此展現主軸,黑與白交疊下,使服裝充滿搖曳迷幻情懷。事實上,Leonor Fini和Dior先生曾有交情,筆下的畫作,凸顯女性的權威感,在30年代曾轟動一時。然而真正吸睛的,是模特臉上面罩,無論是利用網紗織出的漸層黑色面罩,或是幾何造型的黑金色面具,皆呈現出神祕莫測之感。


同樣大玩面具的,還有Viktor & Rolf。雖輪廓上沒什麼太大的突破,布料上卻反映出設計師「永續經營」的決心。在2017秋冬高訂秀上,使用回收布料製作玩偶人頭後,今年雙人設計師採用duchess satin為布料,設計一系列服裝,打破原本厚重的刻板印象,模特臉上花朵呼應的,是布料多變的可塑性,以及跳脫框架思考的概念。


在與Maria Grazia Chiuri分道揚鑣後,Pierpaolo Piccioli持續讓Valentino進化,且交出了不錯的成績單。跳tone的配色,融合日裝、風衣的搭配,能隨興,也能很莊重。出自Philip Treacy之手的鮮豔羽毛帽,隨著模特的步伐舞曳生姿,風中的靈動和布料上的荷葉邊,正好起了相呼應的效果。


當然別忘了總是以華麗誇張取勝的郭培,繼前幾季超瘋狂華奢高訂,18春夏仍持續驚艷眾人。模特身上誇張的枝枒,以及帶點神話色彩的輪廓及妝容,設計師本季想訴說的,是循「根」之旅,訴說萬物皆有其本的意念。

 

#2. 設計固然重要,但請讓工藝說話:


Pierpaolo Piccioli在秀後向<Vogue>編輯透露,將第63套禮服命名為「Irene」,以此致敬工坊中的工匠。Pierpaolo Piccioli表示,幕後的工匠常被稱為「petite mains」(小手),他對此相當反感,因為工匠不是沒感情的工具,他們是人,更將對服裝的熱情,注入手上的針線中,因為有他們,才有Valentino高訂。設計師更提到,這套禮服看似簡單,但卻是經過700層的絲綢堆疊而成,並需要工匠精準的手工裁剪、才能打造出精準的摺邊設計。


Elie Saab的高端工藝,自然不在話下,一件透膚禮服,隨著光線產生不同折射,這是工匠親手將超過4000片亮片及5000顆水晶,手工縫製而成。藉由貼合模特身材的晚禮服,重新探討人生的喜悅,還有女性的性感。光是這件禮服,便結合了12人之力,耗時3個月才打造完成,完美呈現出高訂的完美細節。


同樣執著於高級面料,John Galliano指導下的Maison Margiela卻用諷刺的手法,給現代人一個最美的驚嘆。Margiela這次的布料,特別與一專門設計反光布料的公司合作,生產出只有在閃光燈下,才會呈現出迷幻色彩的材質,藉此反諷現代人只專注於手機螢幕上的資訊,而忽略了靠雙眼所見的美好。

 

#3. 高訂不再是優雅長裙襬,日裝逆向冒出頭:


不同一般人對高訂的印象,皆是長裙禮服,近年年輕化的趨勢,讓「daily wear」(日裝)的比例逐漸增高,而今年更來到一個全新的高峰。簡單的小洋裝、修身剪裁的套裝,或是考驗搭配功力的風衣,皆在18春夏高訂發表中嶄露頭角。(左至右為Viktor & Rolf、Schiaparelli、Jean Paul Gaultier)


Alberta Ferretti(左)和Armani Privé(中),不約而同在lookbook及秀上呈現出女性套裝,用俐落的剪裁,頌揚女性魅力。而事逢20周年的A.F. Vandevorst(右),則首度舉辦高訂大秀,第一套便用簡單的帽T和9分皮褲造型搭配,帶點街頭感,和傳統的高訂大相逕庭。

#4. 花邊新聞沒斷過,Coco Rocha女兒萌翻天:

人們總說,小孩是女人最好的飾品。Well,Coco Rocha證明了這理論完全無誤。身為Jean Paul Gaultier的愛將,登上品牌18春夏高訂發表,且擔任謝幕嘉賓,看似平淡無奇,但長裙襬一拉開,卻是2歲女兒Ioni Conran首次登上T台。大大的雙眼,加上完全不怯場的氣度,看來是遺傳到媽媽的優點。隨著媽媽擺pose的動作,更是萌翻了全場觀眾,堪稱為此次高訂週最亮眼之星。(轉載自FF Channel,請從16分20秒看起)


相較之下,儘管老佛爺仍舊大手筆,將大皇宮打造成法式花園,回歸浪漫本質,但謝幕仍然是Hudson Kroenig,小孩長太快,都沒新意了。


而本次最糗超模,頒給Bella Hadid應該不會有人有異議吧?Alexandre Vauthier發表上霸氣登場的她,的確震懾在場不少人,但露出半顆「粉紅小頭」的酥胸,讓眼尖的攝影師抓到了話題,那瞬間相機記憶卡應該瞬間爆滿了吧。


同樣是周邊八卦,但卻觸動不少人的敏感神經,波及網紅和設計師。事情是這樣的,俄羅斯設計師Ulyana Sergeenko(右)寄給Miroslava Duma(左)的卡片上,寫了「To My Dear Nigga in Paris」一詞,儘管出自Jay-Z歌詞,卻遭全球網民認為此一字眼充滿了冒犯非裔種族的含意,在網路上遭到撻伐;同晚,Miroslava Duma 2012年的一則恐同影片被挖了出來,更引來不少人不滿。儘管兩人皆已道歉,此事風波,並沒有隨著高訂發表的結束而平息,持續延燒中。

 

Text / Nic Teng
Source / Vogue、NowFashion、Daily Mail、B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