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要我評男裝週,倫敦像是在Mume吃的生蠔前菜,擺盤算漂亮,但就那麼一顆,只能吃味道,無法談上過癮不過癮;米蘭嘛,有如等待主餐上桌前的湯品,以為能撈到料,其實湯水多過一切,熱湯倒好,就怕冷冷喝下肚,弄得我胃好寒。

看看2019春夏米蘭男裝週,有股說不出的冷,品牌持續出走中,要不停辦秀,移到9月去,而本來多精壯男搭西裝的景象,竟在改變中,好呀,大家都脫掉西裝,走街頭潮牌風格,繼續討好年輕90、20後!

 


精壯猛男只穿一件小褲褲,並非是在牛郎夜店,而是Dolce & Gabbana舉辦的另一場秘密大秀,2019春夏男裝大秀肌肌。

 

自從Gucci男女裝發表合併後,跟著女裝周時間走,Prada好幾季生不出好孩子,其他中堅品牌也就那幾個樣,宛如在看無限重播的老電影,米蘭男裝週的魅力,我只剩期待Dolce & Gabbana,它雖稱不上一等一好設計,可畢竟它敢玩花招,先主秀後又來個秘密版,招攬著各方名流網紅影星,台上台下全都是星光焦點,滿足了媒體,也餵飽了VIP。2019春夏男裝,依舊是這般套路,然而,不得不說潮牌化效應,在高端品牌中,已經成了全民運動,Ermenegildo Zegna、Versace、Marni等,全都靠攏潮文化,迎合年輕人喜好。話說Prada,也跟著喊變年輕口號,但這回,沒走鐘,值得拍手鼓掌。

 


Dolce & Gabbana愛找名人、網紅或星二代站台,Wizkid戴閃亮亮口罩走T台,那浮誇的口罩諒必獲得廣大迴響。

 

沒想到米蘭男裝周竟也遇到嚴峻挑戰!Bottega Veneta併秀後,又飛紐約發表19早春,讓米蘭少一枚勇將,最震驚的是秀後沒多久,主持大局17年的Tomas Maier遞辭呈,雖訝異,也得承認是時候告退,但更讓人心跳漏幾拍,Kering集團有可能乾淨撇清關係,不再投資Tomas Maier同名品牌。另外忽然想起設計師很少有跨界新聞,今年突然多了起來(如和Uniqlo聯名),或許事情早在計畫中。

設計師Tomas Maier離開Bottega Veneta,自己的同名品牌似乎也要暫停運作,如果真像外界說的開雲集團終止合作關係。

  

 

再說,Emporio Armani決定男女裝併秀,移到9月進行,米蘭男裝陣營又少一成員,但是Stella McCartney以派對形式跑來米蘭展示男裝,相形添點味,還有Umit Benan 2016秋冬巴黎現身過後,暫時失去蹤跡,2019春夏選米蘭宣布回歸,用即看即買來問候大家,要不米蘭要感到空虛寂寞覺得冷。

消失一段時間的Umit Benan,重回米蘭發表,但強調這季是帶點即看即買味道。

 

 

真要說寂寞冷,一般米蘭男裝最令人索然無趣的是一票西裝,很OL商務,模特都要練得精壯,不若巴黎創意十足,然而2019春夏,嗅到一絲不尋常,顏色繽紛多變之外,不少老派男裝居然拋棄正統西裝,變得好街頭,很運動。


連Marni也淪陷潮牌運動風。

 

Ermenegildo Zegna啟動切換西裝模式,腳踩著運動鞋,輕鬆踏出老男人的青春味;Marni五顏六色,棒球運動外套,吊嘎T,寬鬆垮褲,對應拼接印花,和品牌創辦人的style切割徹底。儘管是在巴黎男裝週期間登場的Jil Sander,換了主事者後,模樣也在蛻變中,街頭元素與襯衫輪廓玩出火花來,老實講,乾淨線條沒太複雜的結構,又擺脫傳統正裝束縛感,很young。


Ermenegildo Zegna脫掉西裝,2019春夏貼近街頭穿搭。

 

Dsquared 2更不用說,一直很搖滾作風,不過它的風格快跟某品牌重疊,愈來愈嬉嘩,奔放義式熱情的Dolce & Gabbana,一下子筆管麵,然後又是汽水瓶,pop art藝術梗玩不膩,連同天主教元素,也時不時拿出來賦頌朗讀,2019春夏放大絕,你看過阿嬤跟孫子一起玩嘻哈嗎,Dolce & Gabbana秀給你看,義大利奶奶的嘻哈熱情vs.正宗青少搖滾,洗腦著街頭潮味不是只有少年獨享,老中青三代都能駕馭有餘。


街頭嘻哈,不是年輕人專屬,爺奶也行,Dolce & Gabbana這麼想。

 

 

 

這也意味著品牌極力討好年輕一輩(因為他們才是當前消費主力),向潮牌取經,已是高端精品絕對手段。連風格也是變來變去、正規優雅和休閒時尚並行的Versace,Donatella跟著表示他們要貼近新一代。


Versace 2019春夏男裝,大家都在拚年輕化。

 

只不過一味的街頭運動,哪家是哪家,識別力道慢慢減弱中;當大家愈來愈相近,反而愈來愈無趣。真心挑選喜愛的米蘭男裝,好幾季被我推邊邊的Prada,突然找回喜愛感。Miuccia Prada表示Prada的優雅要更年輕化,但是要找新的出路,所以新一季男裝剪裁變得更清新,回溯著60年代文化氛圍,重新詮釋rock and roll,你看看那印花和漫畫版畫印刷圖樣,還有翻新的獵戶帽與包袋,就可知一二,而Miuccia Prada骨子裡最愛的藝術,依舊演繹,丹麥設計師Verner Panton在1960年初設計的椅具,重復刻搬到伸展台。這第一名,你知道了吧。


Prada 2019春夏男裝訴求年輕樣貌,但未如其他,一味靠攏潮牌。

 

取回所有權的Stella McCartney,堅持薩維爾街訂製西裝精神,休閒運動算是附加價值,不走花花路線,針織、刺繡運動外套,青春版的優雅dandy look。畢竟,我不是愛唱rap的人,看到如此系列,多少會心動。


Stella McCartney男裝把休閒和薩維爾街訂製西裝傳統合而為一。

 

或許為了貼近新一代,想法得跟著迎合改變,品牌們也意識到一點,年輕人們知道他們的品牌嗎?提到Armani、Fendi、Prada或Dolce & Gabbana,他們能第一眼辨別嗎?於是,眾多品牌開始進行另一場教義宣揚,logo再進化,透過文字印花與品牌識別logo,狂在系列中現身,那時老一輩崛起的logo風,在近幾年重站回巔峰來。Fendi的雙F、Gucci的G符號,Gabbana的DG,替你洗腦洗得不要不要。


Fendi這幾季不停強化他們家的雙F logo識別記號。

  

我們因博主、部落客現象,有感時尚淺碟文化,如今高端時尚的變動,是否又成了另一個淺碟現象,米蘭令人擔憂,未來令人擔憂。

 

 

Text / Hsiang Chang
Source / Vogue Runway、Twitter、WW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