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簡寬鬆慣的Celine,可能因為喜歡窄窄瘦瘦的新設計師而改變風格?紙片人作風的Hedi Slimane,要來替代Phoebe Philo啦!第一步是改logo呢,還是又要把工作室搬到LA去?

 


Celine新設計師位置由Hedi Slimane(左)接下,Phoebe Philo(右)目前暫時卸下光環,尚未對外宣布任何規劃。

 

外界揣測新一波設計師離職名單,會來個大風吹。Christopher Bailey預定3月正式離開Burberry,Kim Jones證實2018秋冬男裝秀後,和Louis Vuitton分道揚鑣,而Riccardo Tisci在2017年2月公告天下,與長達12年合作的Givenchy約滿走人後,遲遲未說他未來去向,Jonathan Saunders順勢也在去年年底離開Diane von Furstenberg,加上Phoebe Philo辭掉Celine的缺額,又是一番龍爭虎鬥。但怎麼鬥,卻也沒意料到居然會是沉寂許久的Hedi Slimane殺出重圍。且Hedi Slimane一復出,怎有種王子復仇記的感覺呀。


Karl Lagerfeld頗看好Hedi Slimane能力,說是設計師的忠實粉絲,很贊成他去Celine。

 

Hedi Slimane,最早在LVMH「服役」,2000年被Sidney Toledano找進去,做Dior Homme男裝,窄到要命的孱弱紙片男才有辦法穿的男裝,讓設計師闖出名氣。2007年說再見後,便往他喜愛的攝影藝術領域走去,儘管中間聽聞Karl Lagerfeld看上他才華,有意找他繼任位置,但也僅是說說而已。就這樣,Hedi與時尚保持著「距離」,認真以為該不會棄設計,專職當攝影師。


Hedi Slimane偏好窄版設計,在Dior Homme時期便創造一波風潮,這回要到Celine開男裝線,更讓外界好奇未來走向。圖為Dior Homme 2004秋冬(左)與2007春夏系列(右)。

 

一直到Yves Saint Laurent的Stefano Pilati離職(2012),改去Ermenegildo Zegna,Hedi Slimane名字就這樣蹦回來,以創意總監之姿要來替YSL脫胎換骨。一上任,開始大動作,品牌名硬是將成衣系列改為Saint Laurent Paris,專賣店空間風格變得現代冷冽,工作室跟著搬遷到LA,還曾為了一件「Ain’t Laurent Without Yves」潮T,與多年合作情誼的Colette槓上,「氣pupu」斷關係。


Hedi Slimane替Saint Laurent服裝輪廓大改革,別於傳統標籤,擁抱搖滾與青春,左起2013、2014與2015春夏系列。

 

氣勢如此盛焰,全是因為Hedi Slimane真的救了YSL,用他專擅的窄版輪廓與好萊塢式的搖滾風,迷倒一大群時尚名人,YSL服裝一夕間全沾染上皮革鉚釘迷你裙,連已故聖羅蘭經典的吸菸裝,也有辦法扭轉既定形象,加上Music Project音樂計畫,與跨世代音樂人合作形象拍攝,老氣的YSL確實變得很年輕,而且業績銷售大進步。看在品牌共同創辦人Pierre Bergé眼裡,不得不承認設計師能力,連Kering集團大佬都點頭認同。


熱愛音樂和攝影的Hedi Slimane,在Saint Laurent時推廣了Music Project音樂計畫,透過系列影像拍攝,扭轉品牌老舊形象。

 

可惜,最後續約失敗,Hedi Slimane於2016年宣布離開,Pierre Bergé也翻臉不認人,在某回採訪暗示設計師刻意仗著功高,要求過多。緊張的來了,看似好聚好散的關係,最終鬧上法庭。設計師數度控告Kering未照合約走,寫著競業條款應給予相對保障給付,卻又一毛不拔,讓他無法與其他品牌談合作,又沒補償著落,兩邊可說是徹底撕破臉。這樣算不歡而散吧。

 

而等了那麼久,Hedi Slimane終於可以又一次浴火重生了,再次由Sidney Toledano找回LVMH,接替Phoebe Philo位置。我們相對也很期待他會替Celine帶來什麼。

 

1945年誕生的Celine,還只是個做童鞋的皮革品牌,1996年被LVMH買下後,開始重生道路。和Louis Vuitton一樣,找Marc Jacobs做時裝系列,徹底變身為時尚精品,Celine則是請Michael Kors操刀,設計師憑著美式休閒兼具低調奢華質感,替Celine殺出一條生路。


Celine能從皮件品牌蛻變成時尚精品,Michael Kors奠定基礎,有其功勞。

 

但LVMH內部爭寵局面,不比宮廷劇差,從1997到2004年間,Michael Kors持續讓Celine搖身變成時尚品牌,可集團看重的卻是Dior和Louis Vuitton,最後設計師打算掛官求去,要好好打點自己品牌。


Michael Kors時代的Celine長這樣(左,1998秋冬),Phoebe Philo時期又是不同氛圍(右,2017早春)。

 

儘管相繼找來在Burberry Prorsum的Roberto Menichetti,以及Ivana Omazic,卻無法讓Celine有所起色,可說是品牌的黑暗期。一直到Phoebe Philo,2008年回歸舞台,把她跟在Stella McCartney旁學到的林林總總,發揮在品牌身上。寬鬆oversize的極簡剪裁,摻入男裝輪廓結構,塑造知性女性形象,尤其Phoebe配件設計功力一流,打造出如Phantom、Trapeze和Trio等熱賣包款,讓Celine這10年來,處於巔峰狀態。


Celine 2018春夏系列。

 

然而,網路世代崛起太快速,原本堅持不走社群和電商的Celine,也難這波勢力壓制,隨著高層變動,Phoebe離職的傳言也終成真,現在換Hedi Slimane上位,2月1日正式任職,一人扛下視覺形象總監、服裝設計總監頭銜,除了女裝,未來Celine將釋出訂製和男裝系列,時尚迷應該開始興奮了,Hedi預備大動作改革了,會怎麼改變,我們等著在時裝周接招。

 

Text / Hsiang Chang
Source /  Vogue、WWD、pinterest、CR Fashion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