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媽愛買,陸資更愛買,尤其他們很瘋精品時尚,遇到好貨,隨時準備好資金挹注。從原料產線、百貨業,甚至大小設計師品牌,無一倖免。所以聽到中國復星集團買Lanvin,似乎意料中,只是王效蘭心不疼嗎?


從童裝起家的Lanvin,在百來年歷史裡,已經過多少金主投資挹注。

 

Jeanne Lanvin,1889年一手打造的Lanvin老巴黎時尚屋,從童裝起家走向訂製時裝,度過快130年,期間老闆換了不少輪,尤其90年代,集團股東炒股賣股,起起伏伏,品牌名聲跟著逐漸跌停板,想放大絕,Lanvin還遠輸其他巴黎老品牌。對大家比較有印象的,反而是王效蘭在2001年買下後,拉拔它新形象,找設計師來打點,慢慢扶正。可惜盛開的花朵,來不及凍鮮,輸給經濟大環境,Lanvin再度轉盈為虧,沸騰一時的併購案,終於塵埃落定,Lanvin又再度換人掌舵,這回的掌舵人並非外界謠傳的Valentino母公司,反是強國復星集團,狠砸36.5億台幣,成為品牌大股東。未來Lanvin會怎樣,只能等新團隊進駐後怎麼說,但設計師部分,真要認真考慮。

 

對王效蘭來說,辛苦經營10來年的老牌子Lanvin,要賣掉大部股權,僅留25%,心情上難免有些不捨,換作是我也會。據熟悉王效蘭的業界人士曾透露,Lanvin算是她心頭肉,中間有多少金主想覬覦,說怎樣也不賣,即便財務吃緊,再苦也要撐下去。畢竟老太太也是寫下台灣第一人買下巴黎時尚品牌紀錄。可惜現實總是很折騰人,年前,或許該說這一兩年來,Lanvin營運狀況沒有想像中得好,財務虧損愈來愈大洞,甚至傳出發不出員工薪水窘境,部分人事亦有縮減現象。

拯救疲軟Lanvin,請Bouchra Jarrar擔任女裝設計師,怎料做了2季,閃電離職,同時業績也不見起色。圖為品牌2017秋冬。 

 

面對股東與外界質疑聲浪,Lanvin和王效蘭全一概否認,拍胸脯保證一切都在軌道,但知道內幕的,早早清楚不是在2017年底,要嘛就在2018今年,Lanvin會迎來新金主相挺,因為沒有新資金,品牌虧損會更嚴重。不過,Lanvin這一摔,怎會那麼慘,有人覺得Alber Elbaz離職,可稱得上導火線一條。

 

曾待過YSL的Alber Elbaz,算毛遂自薦給王效蘭女士,而他陸續為品牌女裝帶來新穎感,確實提升Lanvin形象和銷售,2010年與H&M的平價時尚聯名,又迎來一波新高潮,Alber站穩了腳步,和王效蘭關係更是親密,用情同母子來形容,理當不為過。然而八卦弔詭就在這兒,權力鬥爭在內部悄悄上演,2015年10月,官方宣布Alber Elbaz和平離職,離開董事會,同時卸下董事身分,但實際情況是設計師被王效蘭和董事會踢出來,曾經好長官好下屬關係,一夕決裂,Alber也為此告上法院,爭取該有的權利。

他們曾經情同母子,如今關係決裂。

 

一邊要付給Alber Elbaz賠償金,一邊要hold住營運財務,錢卻怎麼燒怎麼大洞,銷售持續下滑,而外頭正當更換設計師風潮(Gucci確定升遷Alessandro Michele入主,發表系列引起大迴響),Lanvin卻群龍無首主持設計,獨靠男裝Lucas Ossendrijver仍在,也救不了頹勢。要說Alber Elbaz在時便全賣得好嗎?前期有功未必一直皆是如此。只能感嘆雙方分手離婚,條件談判沒談得漂亮。


Olivier Lapidus主導的Lanvin 2018春夏,好壞參半。

 

接踵而來的設計師替換,Bouchra Jarrar只做2季,換Olivier Lapidus走馬上任,負評聲浪沒斷過。Lanvin雪上加霜,迎新金主入門是必須也必要。以為買下Valentino和Balmain的卡達投資公司Mayhoola,會是新老闆,孰料農曆年前黑馬換人當,衝出中國復星集團,最後後者以36.5億台幣收購大部股權,成為最大股東。Lanvin啊,Lanvin啊,你的未來會如何呢,我們等著你寫新章。

 

Text / Hsiang Chang
Source /   Vogue Runway、Pinterest、The Cut